三代矿工的圆梦路

《安徽工人日报》(2018年11月06日 01版)
分享到:
    编者按
  40年,弹指一挥间,我们热爱着的祖国更是发生着巨变。为广泛宣传改革开放40年来我省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辉煌成就,反映江淮改革开放走过的历程,勾勒安徽改革开放40年的生动画卷,本报从今日起在一版开辟《我们的40年》专栏,以各行各业的人物或事件,小切口反映大变化,展现40年来一个个感动瞬间、欣喜时刻、温馨故事。敬请关注。
 
  “住在城中,每天开着小汽车,到风光旖旎、环境优雅的煤矿上班,这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
  “矿东边的塌陷区,现在已经变成了国家级湿地公园,周末全家到公园内散散步,锻炼锻炼身体,美好的梦想已经实现。”
  谈及煤矿40年的改革发展变化,谈及矿工的多年圆梦之路,作为“煤三代”的淮北矿业杨庄煤矿矿工杨杰侃侃而谈。
  爷爷的梦想:安上家,老婆孩子热炕头
  杨杰的爷爷杨科海生在旧社会,是在苦水里泡大的,饱尝了世间的艰辛。50年代,他投身家乡的原淮南矿务局做了名煤矿工,60年代又因支援淮北矿区建设随大部队来到了杨庄煤矿,亲历了半个世纪两淮煤田的发展历程。他曾回忆说:那个年代工人积极响应毛主席号召,多流汗,深挖煤,为社会主义做贡献。那时井下工作面全靠人力铁锹攉煤,巷道都是木支护,高度不足一米,大家都是趴着干活,采煤速度慢,产量低。人均日出煤不足1吨,而且安全事故频发,碰手碰脚更是家常便饭。说到幸福,那时候最简单也最纯粹——井下累上一个班,最惬意的事就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自己能呷口酒,睡个痛快觉。
  而实际上好些年老杨都实现不了这看似简单的梦想,老婆在老家淮南农村守着几亩地,哺育着几个孩子,自己只能在这边一门心思的上班挣钱养家,看着别人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后来赶上改革开放,条件好点了,终于把娘几个接过来住在矿区周边的“趴趴屋”里,简陋的棚户区充满家的温馨。再后来条件又好起来,赶上了福利分房,杨老爷子凭自己的条件摊上了一套一间半的房子,当时真是很“牛掰”的事,他觉得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实现了。
  父亲梦想:平平安安上班 利利索索退休
  杨杰的父亲杨国富1974年刚满16岁,因“文革”和当时流行的“夺煤大战”便过早地进入煤矿。由于有着初中文化,他干上了当时让人眼热的机电工。一家多了个挣工资的就明显不一样,老杨家的家庭生活又上了个台阶,分到了一套二室一厅的房子,家里逐渐添置了彩电、冰箱、洗衣机等当时高档电器,关键是自己又找了个矿上上班的姑娘当媳妇,成为当时让人羡慕的“双职工”。
  与父亲那辈人相比,他们这代煤矿工文化程度有了显著的提高,但“睁眼瞎”还是占了不小的比例。那时候计划经济、粗放管理,矿最多时候有上万人,也创造过日产万吨原煤的骄人成绩。但与其他矿区一样不可避免的就是安全生产事故频发。那时候重效益,安全则是说起来重要,干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东西,杨国富记忆中平均每年都有工友因违章蛮干在井下丧命,不过好在自己离生产一线较远,安全系数提升,但每日下井仍小心谨慎,不敢有丝毫懈怠——最害怕工作环境不安全和身边的人冒险作业,害了大家。杨国富也亲眼目睹了身边工友的生离死别,感慨较多。
  谈及上班的感触,已退休近10年的杨国富庆幸自己那时安全意识强,干了半一辈子没受什么伤,好模好样地拿到退休证。谈到现在的矿区,杨国富老人激动地说:现在好了,淮北矿业集团全面实现采掘机械化,听说又要推行智能化、数字化矿山,工作面都不安人了,以前谁敢想啊!真是打心眼里高兴。
  自己的梦想:体面工作 幸福生活
  煤矿家庭大多“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到了杨杰这辈,他欣然继承“祖业”,放弃考取高中、上大学继续深造的机会,以优异的成绩被淮北矿业职业技术学院录取,毕业后来到了老一辈战斗过的杨庄矿,由老师带领,他第一次步入了罐笼。百米井下,看到如同白昼的井底,宽敞的大巷,规整的道轨,支柱如林的工作面,杨杰暗下决心,要在这里干出一番事业。
  正式分配到保运区后,杨杰干上了矿上技术含量比较高的“四大件”维修,杨杰先给自己明确了两个小目标:一是提高技术水平,二是实践能力必须过关。抱着凡事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原则,他很快系统掌握了矿井机电知识,成为同行们眼里的“能人”,并光荣地入了党,担任了班队长职务。多次带领职工完成急、难、险、重的任务,受到矿各级领导的好评。先后获得“淮北市十大最美矿工”、“ 淮北矿业集团公司劳动模范”等含金量比较高的荣誉称号。
  工作上得心应手,生活上也美满幸福。前几年杨杰买了辆小汽车上下班,成了有车一族,去年又嫌工人村67平米的房子小,在市区买了套121平米的,今年又生了个二胎,达到一子一女“好”的标准,实现“房子、车子、孩子”的人生小目标。 (郑洪光 王桂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