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孕入职”的真问题在哪?

《安徽工人日报》(2017年09月12日 01版)□关育兵
分享到:
    近日,有媒体报道,宁波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女员工入职三天就宣布怀孕,休完产假之后随即提出辞职,在这名女员工怀孕期间照常给她发工资、交社保的公司表示“很受伤”。事情一经报道就在网上引发热议。
  “隐孕入职”引发广泛的讨论,表明这不是个例,可能涉及到的是众多人的利益。事实上,“隐孕”已经悄悄成为一些职业女生的生存策略。如何看待这个问题,需要捋清一些问题。
  其一,隐孕是否违法,或者说不诚信?《劳动法》规定,在录用职工时,除国家规定的不适合妇女的工种或者岗位外,不得以性别为由拒绝录用妇女或者提高对妇女的录用标准。由此可见,女性是否怀孕,不应该成为其是否被录用的条件之一。也就是说,是否怀孕,女性有权利不向单位陈述。因此,“隐孕”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不成立的。从现实来看,怀孕不仅影响入职、加薪、升职,而且一些用人单位在招聘时或签订劳动合同的时候,直接要求女职工“N年不准怀孕”,甚至还出现过“女教师排队怀孕”等情况,这才导致更多女性在面试时隐瞒婚姻、怀孕的真实情况,不愿向用人单位透露实情。
  其二,隐孕不是焦点,辞职才是关键。此事件引发关注,隐孕不是焦点,孙女士在休完产假后随即提出辞职才是问题之所在。公司老总充满怒火的原因也在于此。孙女士也承认,之所以“隐孕”找工作,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能在孕产期拿到工资,并且不让社保断档。想在孕期拿到工资,不让社保断档,这样的想法并没有错。但是在产假结束后立即辞职,显然就是错误的。这表明,孙女士并不是真心想获得这份工作,而只是在转嫁“危机”。这显然就是不诚信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有诈骗之嫌疑。有网友说,这是职场碰瓷,并不为过。
  其三,为何要在孕期找工作?从孙女士的陈述来看,她之前是应该有工作的。既然有工作,那为什么要单单在孕期重找工作,找好了工作在产假结束后却又辞掉工作,是准备重回原单位,还是准备当全职太太?搞清这些情况,放在大背景下理解、判断孙女士的辞职,才更有意义。法律并不能穷尽所有的情形,但法律也要考虑更多的实际情形,才能张扬起公平正义的旗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