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工网媒体协作网频道报刊展示-正文
每一页里,都得着深厚的趣味
刘建民http://www.workercn.cn2014-12-30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九百多年前的陆游有一句诗,“人生百病有已时,独有书癖不可医。”诗人的话难免夸张,但不无道理。读书,如若不能成癖上瘾,往往会很痛苦。作家帕慕克就曾借用福楼拜的话说:“如果一个人足够认真地读上十本书,他就能成为一个圣人。大多数人通常做不到这一点……”

  不过,这癖与瘾也未必就那么“高大上”。鲁迅先生当年在一次对中学生的演讲中说过,好读书是因为有瘾,就跟爱打牌赌博的人有瘾一样,即便是被公安局抓了去,关起来,出来后依旧要赌。鲁迅还说:凡嗜好的读书,就像嗜好打牌一样,能够手不释卷的原因在于,他在每一页里,都得着深厚的趣味。自然,也可以扩大精神,增加智识的,但这些倒都不计及。

  既然读书事关嗜好与趣味,而人们常常又把图书视为精神食粮,就必须考虑到每一个读者的口味与兴致,就如同日常饮食,有人对豆汁甘之如饴,几日不喝就念叨;有人见了炸臭豆腐就挪不动步,一吃再吃不厌其烦。一本书想让所有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适合所有人的书并不存在。而读什么不读什么往往不是判断一个人高尚与卑鄙的标准。很多年前,很多人明面上瞧不起武侠小说,可暗地里为金庸梁羽生着魔。就说今天吧,我周围的人没几个人会守着电脑,读那日日更新的玄幻小说,但不妨碍那些以玄幻小说谋生的网络作家在拥趸的频频点击中高居作家富豪榜之前列,更不会妨碍莫言幸运地摘取诺贝尔文学奖桂冠。

  趣味无争辩,在多元化的社会里,每个人都有循着自己的口味和兴致选择读或不读的权利。有书瘾的人,往往一开始食性很杂,要读的想读的一概揽入怀中,直至阅历深长,食髓知味之后,才晓得自己的真正喜好,明白什么作品更对自己的胃口。譬如那个拿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土耳其作家帕慕克。他年轻时读了很多书,及至年长,也许诺贝尔文学奖的桂冠让他底气陡增,他发现在收有1万两千册图书的书房里,真正让自己“热爱的大概有十本或者十五本”。于是,他把很多书送人了。“处理掉很多土耳其小说、苏联小说、糟糕的诗集以及社会学读本,更别说那些高不成低不就的乡村文学作品,以及我像《黑书》里的激进分子一样所收集的小册子。用同样的方式,我清除了自己以前定期买下的科学书籍,我曾经忍不住想读的关于如何如何成功的空虚无聊的回忆录,还有各类精制、不带插图的淫秽读物:在将其丢弃之前,我起先总是满心焦虑地把它们放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

  可话说回来,也有爱书的人这样认为:你看得书越多,就有越多书要看。书架上的书无穷无尽,从最右边的那一本走到最左边的那一本,你需要的是长生不老。所以,欲阅尽人间好书,一要活得久,二要有瘾,方能“在每一页里,都得着深厚的趣味”。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