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工网媒体协作网频道维权声音-正文
代领生育津贴不足额支付,占了便宜还卖乖——
公司竟克扣生育津贴作经济补偿
□本报记者 赵新政http://www.workercn.cn2017-09-12来源:中工网——《劳动午报》
分享到:更多

  离职协议隐藏杀机 想要补偿难上加难

  公司人事经理把话说得仁至义尽,杨珊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毫不犹豫地在离职协议上签字后,她回到家里开始静静地等待。

  岂料,这一等就是几个月。眼看着女儿从会爬到会站立了,杨珊还没收到公司答应支付的离职补偿费用。她致电公司询问,也得不到人事经理或老板的确切答复。到公司找吧,要么老板不在,要么进不了公司大门。

  实在没办法,杨珊来到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求助,贺争律师受单位指派,为其提供免费法律援助。

  听完杨珊的讲述,贺律师建议她到社保中心打印其缴纳社会保险的缴费情况,以及生育津贴核定的数额。

  从社保中心出来后,杨珊大呼上当!

  从查询获得的数据显示,杨珊的生育津贴为22659.08元,且公司早在双方签订离职协议前就一次性领取完毕。而称其生育津贴仅有1.3万元。这意味着,公司答应向其支付的经济补偿数额,还没有她应享受的生育津贴高。

  “本属于我的生育津贴都不给,还谈什么补偿!纯粹是欺骗!”杨珊十分生气,在与丈夫商量后决心维权到底,要求公司在补足生育津贴差额的同时,向其支付保胎期间的工资和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

  贺律师看到杨珊的离职协议后认为,该协议中的“双方再无其他任何争议”条款对其十分不利。考虑到该协议又能证明一些重要事实,可以将其作为证据提交,但要避免提及该协议的效力。

  仲裁委开庭审理本案时,公司代理人一开口就说,杨珊与公司已经签订无争议条款,因此,不应该向公司主张任何权利。

  贺律师提出,离职协议属于双方协商达成的合意,而生育保险是根据法律规定核算出来的,是一个确定的数额,公司无权协商处理该法定项目,直接履行就可以了。鉴于公司已经收到该笔款项,就应及时足额支付给杨珊。其中的9000多元差额,公司应当补足。

  面对铁证,公司同意支付杨珊生育津贴差额。

  由于杨珊认为公司同意支付的1.8万元全部为生育津贴,不包含离职经济补偿,故主张公司须再向其支付4000元生育津贴差额。其余的账另外计算。

  遗憾的是,仲裁裁决认定公司与杨珊签订的离职协议中的无争议条款有效,其应当遵守协议,不能再向公司主张任何权利。不过,裁决支持了杨珊主张的4000元生育津贴差额。

  事实不清裁决有误 法院审理予以纠正

  贺律师认为本案裁决结果非常矛盾:如果杨珊因为签订了与公司不再存在任何争议协议而不能主张任何权利,那么,该裁决为什么又支持公司向其补足生育津贴的差额呢?此外,杨珊提交离职协议的目的是作为证据,旨在证明公司与杨珊解除劳动关系后仅支付1.8万元,并没有要求裁决确认该离职协议的效力,裁决怎么对此予以效力认定呢?

  一审开庭前,贺律师反复研究案情后认为:杨珊的生育津贴为2.2万余元,如按照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计算,其应获得的经济补偿金为1.8万元,两项合计4万元。由此可得出结论:无论公司支付的1.8万元是生育津贴还是经济补偿金,都还欠杨珊2.2万元。

  在法院庭审中,贺律师提出,由于公司已经认可杨珊的生育津贴为22659.08元,由于生育津贴是法定内容,不可通过协商调整,故杨珊离职协议中约定的1.8万元包含生育津贴和离职补偿是无效的,该笔费用的数额仅仅与杨珊的离职经济补偿数额相等,不包含生育津贴。公司还需向杨珊支付生育津贴费用。

  据此,贺律师请求变更诉讼请求,将原来的要求公司补齐生育津贴调整为要求公司全额支付生育津贴。杨珊认为公司在哺乳期解除其劳动合同属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要求将其诉请由支付经济补偿金调整为支付赔偿金。

  贺律师认为,该仲裁裁决对本案事实认定不清,且裁决所依据的证据不足。其理由是:相关政策规定,杨珊因早孕先兆流产,经医生诊断需要休息,其2014年2月13日起向公司提供了连续的假条,不存在过错,公司应当依照法律规定及时足额向其支付2014年5月1日至2014年8月31日的病假工资1.6万元。

  与此对应,杨珊的离职协议并未涉及上述期间的病假工资,其处理的只是2014年9月1日至2015年1月16日的产假工资等问题。此外,公司在仲裁开庭时明确认可2014年5月之后没有向杨珊支付工资报酬。

  北京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劳动争议案件法律适用问题研讨会会议纪要》规定: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就经济补偿金的给付标准自行达成的协议,如约定的给付标准低于法定标准,劳动者领取后,又在仲裁时效内主张权利,要求用人单位补足差额部分,应予以支持。但是,如果用人单位在协议中已明确告知劳动者相关法律或政策规定的标准,劳动者明确表示放弃权利,对其主张则不应予以支持。

  根据上述规定,贺律师提出,公司与杨珊签订协议时,公司没有明确告知杨珊依法应获得多少经济补偿金,协议中也没有体现杨珊放弃经济补偿金的意思表示。因此,公司应当向杨珊支付经济补偿。

  贺律师认为,仲裁裁决适用法律不正确。其理由是,本案并不是认定公司与杨珊签订的离职协议的法律效力问题,杨珊提交该协议是将其作为证据,以证明公司作为强势的一方设定的协议内容存在侵害劳动者利益的行为。而仲裁委依据协议内容仅对协议做出笼统的效力认定,系适用法律错误。

  一审审理后,判决公司向杨珊支付其提交假条期间的病假工资1.6万元、补足生育津贴差额4000余元,驳回杨珊关于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的请求。公司提起上诉后,二审法院于近日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