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陕苏区第一家造币厂落户通江(上)
——《历史不会忘记》之四
文/苗勇http://www.workercn.cn2018-10-26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雪花飘过梅花开,燕子双双入画台。

  锦绣河山新气象,万紫千红春又来。

  种田的快播种,种树的快把树来栽。

  做工的努力来生产,一切朋友们不要偷懒。

  美丽的春天已到来,努力前进莫徘徊。

  你在前面走,我迎头赶上来。

  向前奋斗莫落后,加紧团结莫分开。

  你唱歌,我来和,有苦痛,大家挨。

  来来来,快快来,创造一个民主新世界,自由平等永相爱。……”

  ——至今流传在通江境内的红军歌谣

  大巴山地处温热带,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又是一块自足性极强的土地。

  红色苏维埃政权在通江,犹如种子,扎下了根,正在破土萌发,开花。翻身的贫农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小小的通江城,天天象过节一样热闹,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省委省政府均设在县城里,每天他们都会穿过窄窄的街道去工作。这些革命同志,来自四面八方,他们操着各自的方言,笑着和走过来的老乡打招呼,通江老乡有时可不大听得懂,可他们那一脸和蔼平易的笑容,使每个走过的人,都感受到了如沐春风般温暖。

  这些人中间,有一个身材中等、满脸和善、做事果断、对人友善的中年人,操一口北方话,他就是郑义斋。

  郑义斋,身兼红四方面军供给部长,川陕省财委会主席,川陕省苏维埃工农银行行长,后来在省委和省总工会的委派下,又出任造纸币厂长等职。这么多职务,他全干得井井有条,让人不得不佩服他的工作能力和忘我的工作态度。

  郑义斋当过京汉铁路的剪票员,1927年在京汉铁路沿线,多次利用自己的公开身份,秘密帮助党组织运送药品等紧缺物资。1928年,在白色恐怖的氛围中,他光荣的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党中央做地下交通工作,他凭着自己的机智和勇敢,多次进入国统区,冒着生命危险,顺利完成上级指派的各项任务。

  1932年春天,随着国内革命形势的发展,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军队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围攻刚刚起步的工农武装。郑义斋受党中央的派遣,到鄂豫皖发展红色根据地。1932年冬天,他几经辗转,来到川陕苏区,赓即被委以重任。

  红军虽然逐渐在川陕苏区站稳了脚跟,困难却依然严重。红军进入的是川陕两省最贫穷落后的山区,不但面临着民不聊生的困难,更陷入了金融枯竭,币值紊乱的绝境。这让红军的供给和根据地人民正常生活,陷入了极大的困境。川陕两省的军阀,时不时的对红色根据地进行“围剿”,并对苏区实行贸易禁运,经济封锁。内忧外困,都使得作为红四方面军供给部长、川陕省财委会主席的郑义斋昼夜难眠。他冥思苦想,必须得马上找到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解决横亘在眼前的困难。

  恰在此时,川陕省委领导找到了郑义斋,要他着手组建造币厂,省总工会为了造币厂建立,还组织了一支技术过硬的工人队伍,进行了思想和文化培训。万事俱备,只等他一声令下。

  郑义斋很清楚摆在自己面前的困难有多大,在尚未入川之时,他便初步确定了自己的工作思路,首先得筹建红军自己的造币厂,只有有了自己的货币,才能打垮四周军阀的经济封锁。

  川陕苏维埃政府成立伊始,郑义斋就已着手筹划造币厂的建设,他心里盘算着:刚刚建立的苏区,旧的经济制度和币制已被彻底打乱,必须要建立一种红军新的金融货币,以稳定人心,发展生产。同时,还得铸造足够的金银币等全国通行的货币,从外面购进苏区所急需的药材、武器、弹药等用品。

  苏维埃政府成立才几天,郑义斋便在苦草坝筹建石印局。1932年元月,红十二师三十二团奇袭陕西镇巴县城,缴获了一些川军未来得及运走的造币厂机器部件。听到消息,郑义斋如获至宝,马上派人运回苦草坝,安装调试好了,计划印制布币和纸币,好彻底废除国民政府早已贬值的纸币。

  这时,川陕省苏区工农银行的筹建,已逐渐提上了议事日程。郑义斋更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沉重。通江山高林密,工业基础落后,人民生活困苦,不说什么金银财宝,连纸张,布匹都很奇缺,刚刚建起了一个纺织厂,工人们正加大步伐在赶制布匹,为不久后的造币服务。

  可这远远缓解不了目前紧张的局势啊!

  必须得找到另一条出路。

  郑义斋苦苦思索着,与身边的同志们一起商讨。谈来谈去,结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必须撕破根据地周围铁桶般的封锁线,从白区进口必需的物资。

  红四方面军指挥部和川陕省委省总工会经认真的考虑都同意了郑义斋的建议,与周边驻防的国民党军阀谈判,争取开辟一条直贯通江的运输通道。

  1933年6月,初夏的川北,到处是一片葱绿的山林,庄稼的长势也绿油油的喜人。太阳已经有了炙热的温度,烤得人额头流汗。

  这天中午,驻守汉中的国民党三十八军军长孙蔚如接待了一位不速之客。

  他就是孤身入虎穴的红四方面军供给部长、川陕财委会主席郑义斋。

  郑义斋一袭长衫,满脸风尘,几天的长途跋涉,委实有些劳累,可他的眼睛,却是那么的神采奕奕。

  孙蔚如喝退了副官,吩咐郑义斋坐。

  郑义斋也不客气,端起桌上的茶杯大大喝了一口:“孙军长,郑义斋冒昧打扰,实是情非得已。”

  “哪里,哪里,郑先生孤身前来汉中,胆识委实过人,令人佩服佩服。”孙蔚如打着哈哈。

  “想必孙军长已经知道我的来意,这次孤身前来,是代表红四方面军,川陕苏维埃五百万劳苦大众的心愿,想与孙军长交个朋友。”

  郑义斋不卑不亢。

  “贵军要我同意开辟红色交通线,对我军有什么好处……?”孙蔚如语气并不和善。会面之前,他心里早就同意了红军的建议,这时却故作姿态。

  “这可是互利互惠的事情” 。郑义斋轻描淡写,并不正面回答孙蔚如的问题,“我们到这里来购物,绝对是公平买卖,随行就市。”

  孙蔚如沉默不语。

  “如若孙军长同意开辟通道,我工农红军保证不再攻打孙军长的防区,同时,我方前来购物的同志,绝不旁生事端,更不会让贵军为难” 。郑义斋微笑看着孙蔚如,他知道,眼前的这位孙军长,早在红军手上吃过苦头,他可不想再和红军交手。等他损折了手中的部队,附近的军阀好趁机抢占他的地盘了,这一点,他自己比谁都清楚。

  红军开出的条件不错,孙蔚如没有再说什么。红四方面军进入通江以后,哪一支与之交锋的军阀不是都吃了败仗,能与近在咫尺的红军相安无事,那可是他求之不得的好事。

  经过两天拉锯式谈判,郑义斋代表红四方面军总部与孙蔚如签定了互不侵犯条约,孙蔚如答应在陕西开辟红色通道,允许苏区的商队在市场上随意购买物资。

  有了红色通道,苏区工农银行随即成立了起来,川陕省总工会随即派人展开工作,组织起分散在各地的工人和雇工,迅速建立了造币厂,要他们回到新的工厂里来。

  “没问题”省总工会王怀委员长微笑地说“苏区群众基础很好,工人一定会回来”。

  郑义斋消除了心中的那点顾虑,感激地说:“感谢工会!”

  “建立工会,鼓励工人们的积极性,提高生产效率本来就是工会组织责无旁贷的职责嘛”。王怀委员长已经想得更远了。

  随即,郑义斋在全苏区筹集金银,利用省总工会成立的运输队,从陕南购买大批纸张、布匹、原料、油墨,为苏区纸币、布币的早日面世,作充分的准备。

  造币厂里,川陕省总工会已把原来分散在各地的旧厂工人和雇工组织起来了,并建立了造币厂工会。

  工厂开工的前一天,厂工会把工人们召集在工厂外面的土坝子里,厂工会宣传部长邹孝奇站在前面,进行生产前的动员。

  “工人同胞们,你们仔细想一想,一年多以前,你们在地主老财的厂子里干活,过的是什么日子。自从红军来到通江后,在苏区政府的领导下,你们又过的是怎样的日子?”

  “那简直就没法比啊!”一个老工人大声说,“以前哪,可是一天三顿稀饭都喝不饱,还得没日没夜的干活。现在可是顿顿吃的白米干饭哟!”

  人群哄笑起来,都觉得老人说得很实在。

  又有一个声音在人群里响起:“老人家,还不止这些呢,被恶霸地主霸占的田地,苏维埃政府重新给我们分回来了,一家人再也不会饿肚子了,也再没有人敢欺负我们穷人了。”

  他的话引起了工人们的同感,大家纷纷议论开了。

  “就是,我们翻身做了主人了。”

  “白狗子被赶跑了。”

  “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

  工人们七嘴八舌的说开了,邹孝奇见时机已经成熟,用手示意,让大家安静下来,才说:“那么,今天的好日子是怎么来的?”

  “还用说,共产党的队伍为我们打来的啊。”

  “工农红军用生命为我们换来的啊。”

  ……

  “是啊,今天的好日子,是前线的将士们用生命给我们打下的。”邹孝奇接过话题,“人可不能忘本,我们要记得这好日子是从何而来的。现在,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是要告诉大家,我们苏区要成立自己的造币厂了,我们要铸造金、银铜元。”

  他看大家都在认真的听,提高了声音,“我们还要制造我们苏区自己的货币!”

  “制造苏区货币!”工人们都兴奋的小声议论起来。

  “太好了,‘蒋光头’(国民党币)早就不值钱了,只能用来揩屁股了。”

  ……

  邹孝奇心里很高兴,看来,动员工作是成功了,不过,他还得强调一下:“工人同胞们,你们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没说的,我们大伙加紧干,争取早一天把苏区货币制造出来。”刚才那个老工人大声说。

  “加班加点,使劲干。”

  “这可是我们苏区自己的货币,我们就是不吃不喝不睡觉,也要早点造出来。”

  ……

  土坝子里一时群情沸腾,工人们听说是制造苏区货币,都是兴奋不已。

  “明天,工厂就开工了,我们一定要按质按量完成上级下达的生产任务!大伙有没有信心?”工会委员长张永声站到前面,大声问。

  “放心吧,肯定完成的。”

  “保证超额完成任务!”

  ……

  “那好,今天大家好好休息,明天上午八点,我们准时开工。”张永声结束了发言。

  造币厂开足马力生产起来了,在造币厂工会的组织和鼓励下,工人们加班加点赶制货币。

  1933年冬天,人们期盼已久的苏区币(布币和纸币)在全苏区公开发行。

  那几天,整个苏区人民都象在过节一样,心中万分的高兴:

  “快看啊,这是我们苏维埃政府的钱哟!” 

  “快来调换苏区货币哟!” 

  “同志,请你给我换成苏区币。”一个农民把自己的银元交给柜台,后面又有人跟上来。

  ……

  苏区纸币、布币迅速在全省流通开来,人们买卖物品都乐于使用它,散落在民间的金银也得以很快集中到工农银行,这又为到白区购买物品提供了有力的资金保障。

  随即,川陕省工农银行相继在巴中、南江、仪陇、苍溪、阆中、达县、宣汉、万源、广元、中坝等地设立分行,流通苏区纸币、布币,回收金银。工农银行短短几个月,便从无到有,积累了大量的资金,初步粉碎了国民党政府妄图通过经济封锁,困死苏区政府的阴谋。

  纸币、布币的广泛使用,为造币厂的工人们增加了无穷的自豪感。在造币厂工会委员长张永声,组织部长王开一,青工部长黄光伦,宣传部长邹孝奇等的组织下,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工人,都光荣地加入了工会,工人的积极性持续高涨。

  1933年10月,宣达战役以红军的完全胜利而结束,军阀刘存厚在绥定(达川)经营多年的兵工厂、造币厂、石印厂、缝纫厂等全套先进的机器设备全部被缴获,随即被运输大军运往通江。

  造币厂进入一个全新的生产时期。为提高质量,更好的管理,原设苦草坝的石印局(印制布、纸币)迁移到通江县城大十字街,并在县城西寺建立银、铜币厂,为铸造银、铜货币做好准备。

  造币厂的工人,在工会的领导和帮助下,都全身心投入到了工作中。根据地的形势一片大好。为了繁荣苏区的经济,巩固人民政权,厂工会围绕提高生产效率,通过召开职工大会,表彰优秀的工会会员。同时,经常利用会议向工人们讲解党和红军的政策,强调工作纪律。造币厂的工人,很多人以前在军阀的造币厂里干过,也养成了一些不良的习气,懒散、抽大烟、赌博等恶习时有发生。在厂工会的劝说和督促下,工人们纷纷戒掉了身上的恶习。

  为了支援前线,经厂工会决定:工厂实行三班八小时工作制,让工人们有充足的休息时间。同时,在工人中间展开劳动竞赛,获胜者会得到厂工会的表扬和奖励,这可是很光荣的事。大家都全身心的投入了工作,以获得此殊荣,许多工人因此都创造了自己的最好成绩。

  造币厂规模日益扩大,布币、纸币、金银币、铜币的工厂相继建立起来了,这就需要招收更多的新工人补充进来,这可忙坏了厂工会委员长张永声,他总是亲自把关,一个一个的询问,一个一个的调查,严禁异己分子和投机人员混进来。新工人进来了,则采取以老带新的方法,一个老工人带会一个新工人,一时间,各个工厂里到处是“师傅师傅”的叫声,叫的人恭顺有礼,被叫的也是一脸的乐呵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