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成立初期经由天津港协送日侨回国纪实
文/王剑http://www.workercn.cn2018-10-11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根据中国政府对在华日侨人数和情況的调查统计,中国大陆至少有4万余名日本侨民,同时还有被人民解放军俘虏和由苏联转交的1000多名日本战犯,如何妥善处理这些日本战犯和侨民,事关战后中日关系的长远发展。中国政府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决定在适当的时候,继续进行遣返在华日侨回国的工作。

  1952年7月,毛泽东和周恩来批准了有关部门拟定的协助日本侨民归国计划,并组建了由中国红十字会等有关部门组成的中国日侨事务委员会。9月,根据毛泽东、周恩来的指示和《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在华日侨问题的决议》等文件规定:除少数战犯及刑事罪犯应该依法处理外,对在华日侨本着自愿的原则,分期分批协助他们回国。11月12日,周恩来签署《政务院关于处理日侨中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提出了遣送日侨的办法、经费、财产处理和离职日侨待遇等问题,要求各大行政区及有关省市组织日侨事务委员会,并在1953年第一季度内遣送500名日侨回国。由于没有正常的外交渠道,1952年12月1日,中国政府以《就“关于在中国的日本侨民的各项问题”中央人民政府有关方面答新华社记者问》的形式发表公开声明,宣布了中国政府保护守法日侨和协助愿意回国的日侨回国的一贯立场,并表示欢迎日本方面的相关机关和人民团体派人来华同中国红十字会就日侨回国的具体问题进行协商,使之得到妥善解决。

  1953年1月31日,日本政府委托日本红十字会、日本和平联络会、日本中国友好协会组成的代表团来北京商谈在华日侨回国的事宜。以廖承志为首席代表的中方代表与岛津忠承为团长的日方代表团经过多次的协商、谈判,由中国红十字会和日方的三团体代表团签署了“备忘录”,备忘录对日侨归国问题作了明细的说明。

  自1953年3月至1958年7月,由中国红十字会出面联络,从天津、秦皇岛、上海三地港口相继遣返21次日本侨民,人数达到了34880人,这其中包括自1956年起,在中国抚顺和太原的战犯管理所经过改造陆续被释放的日本军人,他们也同样被送回了自己的祖国,此举在国际上产生了广泛而良好的影响,它既妥善解决了中日战争的一个遗留问题,同时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中日民间交往的扩大和中日友好关系的发展。

  天津港成为遣送日侨的主要港口之一

  天津市遵照《中共中央关于处理在华日侨问题的决定》,协助做好日侨归国工作。因天津港作为出境口岸之一,天津市担负日侨归国和接待外地日侨出境的双重任务。遵照政务院总理周恩来对协助日侨归国工作“要做好政治工作,物质上加以宽待,做好组织工作,不准混乱”的指示,进行了周密的准备工作。

  天津市对协送日本侨民回国工作非常重视,一切组织工作有条不紊。每一批日侨从集中、食宿、购物、出行都及时做了妥善安排。从天津新港乘客船回国的日本侨民,大部分是来自中国的东北和华北地区,这些日本侨民根据船期,提前两三天抵达天津,住在和平路、滨江道和解放路一带的几个大饭店,如惠中饭店、交通饭店、国民饭店、利华大楼、皇官饭店等处。日侨在津短暂停留期间,天津市红十字会等单位对日侨的生活、医疗、购物、会见宾朋等,都给予了多方面关怀和协助。为了节省日侨在登轮出境时的等候时间,政府规定的验证、验关、检疫等出境手续,都由几个单位派官员到日侨暂住的饭店去办理,每到规定的日侨集中日子,来自四面八方的日本男女老幼侨民,陆续抵达,各饭店顿时热闹起来,大小房间都被挤得满满的。因为需要随时对到津的日侨进行登记检査,边防检査站、海关、检疫等几个单位的官员,也都到饭店现场办公,为日侨解除后顾之忧。在相关单位和红十字会、侨务部门的密切配合下,在一两天内就办妥了上千名日侨的出境手续。

  第一批在天津新港乘船回国的日本侨民969人,于1953年3月22日分别乘坐日本两艘大型客轮“白龙丸”“白山丸”于下午3时40分和4时20分离境。日侨登轮后,轮船立即启航,两条大船的3层甲板挤满了惜别的日侨,在他们当中,有的经过与中国人长期一起生活,建立了血肉联系,有的已经同中国人结婚生了孩子,还有的孤儿也是由中国人民一手抚养长大。所以,前来欢送的还有他们的中国亲人以及好友。大家都依恋不舍,他们的脸上挂着离别的泪花,手里挥动着纱巾、手绢,向岸上送别的人群告别。不少人还把提前准备好的纸花、纸带撒向空中,抛到岸上,直到轮船渐新离开码头。

  据统计,从1953年3月22日至10月14日,先后4次从秦皇岛、11次从上海、8次从天津新港,运送日侨26114人。从1954年9月27日至1958年7月13日,先后14次从塘沽运送日侨8736人。由于每一批回国日侨的数量都很大,人员集中,所以日本派来接侨的都是较大吨位的客轮。除“白龙丸”“白山丸”外,在往返天津新港接日侨回国的客轮还有“高砂丸”和“兴安丸”。其中以“兴安丸”吨位最大可载客2000余人。

  协送日侨回国工作,历时5年之久,这些日本侨民中有不少与中国人结成连理。这些人对中国怀有深厚的感情,其中有些人回国后积极参与发展日中友好工作。中日恢复邦交以后,有大批的日本货轮往返于日本的港口和天津新港。随船的一些人以自己精通汉语的优势,参加了日本翻译团,随船做翻译工作,为发展中日贸易做出了有益的贡献。

  遣返日本战犯主要经由天津港

  1954年8月19日,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发布命令,决定对西井建一等417名犯有各种罪行的前日本军人予以宽赦。命令称:西井建一等417名前日本军人,过去都曾参加日寇侵华战争,在战争中犯有各种罪行;在日寇投降后,又参加蒋介石、阎锡山匪军,继续与中国人民为敌,罪情重大。命令继称:对于上述犯有各种罪行的417名前日本军人,本应科以应得之惩处,惟鉴于他们已经过了三年至五年的管制,在管制期间已坦白认罪,因此,特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宽大政策,对西井建一等417人,予以宽赦。此项命令向西井建一等前日本军人宣布后,他们都极为欢欣喜悦,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宽大政策,表示异常感激。8月26日,中国红十字会为协助获得宽赦的西井建一等前日本军人417名以及个别申请回国的日本侨民回国,电告日本红十字会、日中友好协会和日本和平联络会三团体联络事务局,于9月15日到20日之间派船前来,将上述前日本军人和日本侨民接回日本。

  9月19日,在这批获得宽赦的前日本军人的要求下,他们和个别申请回国的日本侨民共443人,在天津拜谒了我国牺牲在日本花冈矿山等地的抗日烈士陵墓。前日本军总代表汤浅质治在灵前宣读了祭文,并表示“决不重蹈过去的罪恶道路,决心以实际行动为保卫和平,为日本的独立、民主,为增进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团结而奋斗。”前日本军人还向中国人民、我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总政治部献旗致敬。由在场的中国红十字会天津市分会副会长宋罗岐代表接受。

  9月23日,获得宽赦的西井建一等犯有各种罪行的前日本军人417人和个别申请回国的日本侨民140人,乘日本客船“兴安丸”离开天津新港回日本。在广东省平海海面被我国搭救的“信光丸”电船上的8名日本人以及来接这批被宽赦的前日本军人回国的日本红十字会、日中友好协会、日本和平联络会三团体的代表也同乘“兴安丸”返国。

  1956年4月2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签发命令,宣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决议,审判、处理关押在中国的最后一批日本战争罪犯。1956年6月2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在押的335名日本战争罪犯宣布免予起诉并立即释放。对日本战犯免予起诉的决定分别在抚顺、太原两地宣布。在抚顺释放的是295名,在太原释放的是40名。决定书宣读完毕后,检察员对免予起诉的人一一点名,并当场同中国红十字会的代表办好了交接手续。中国红十字会代表表示愿意执行中国政府的委托,尽力解决他们在回国途中的困难。

  1956年6月28日,第一批被释放的335名日本战争罪犯作为第13批遣返日侨于当日下午3时15分乘日本客船“兴安丸”回日本。随船送回日本的还有7名在押期间死亡的日本战争犯罪分子的骨灰和在云南省发现的无名日本军人的骨灰和遗物。在“兴安丸”缓缓驶离码头时,这些被释放的日本战犯都聚集在甲板上,在自己乐队的伴奏下一个接一个唱着中国和日本的歌曲,直到岸上中国红十字会的人员离开为止。有许多人还流着泪向岸上的人道别。他们在临行前还集会通过一份“告别词”,交给中国红十字会请求转达他们对中国人民的感激心情。7月3日,首批被释放日本战犯平安抵达日本舞鹤港,踏上日本国土。上岸后,他们首先发表了《告日本人民书》,表示对过去的侵略行为“低下头来,诚心谢罪”,宣誓“坚持反对帝国主义,反对侵略战争,促进日中友好”。

  1956年7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同时在抚顺和太原两地对在押日本侵略中国战争中328名战争犯罪分子宣布免予起诉,并立即释放。这是我国政府释放的第二批罪行较轻和悔罪表现较好的日本战争犯罪分子。这批被释放的日本人包括在抚顺释放的是296名,在太原释放的是32名,在释放的当天离开抚顺、太原两个日本战犯管理所。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派到两地的代表接收了他们,并在19日协助他们分别从抚顺、太原两地乘火车来天津,准备候船回日本。

  7月23日,前来接运被释放的第二批日本战争犯罪分子回国的日本轮船“兴安丸”抵达天津新港码头。随船同来的有日本红十字会代表富槏六郎,日中友好协会代表黑沼荣一,日本和平联络会代表原田士骥雄和日本红十字会振兴室长、“兴安丸”轮船的负责人水野六郎。他们在码头上受到了中国红十字会天津市分会代表吴士法、薛莘等人的欢迎。随船来的还有十几名日本新闻记者。被中国政府判刑的日本战犯的家属19人,也乘“兴安丸”到天津,他们准备分别去抚顺和太原两地探望他们的亲属。在这些家属中有已被假释的伪满洲国总务长官武部六藏的妻子武部歌子。随日本“兴安丸”轮船来中国的日本战争犯罪分子的家属,非常感谢中国政府,能给他们机会来探望他们的亲人。战争犯罪分子上坂胜的长子上坂旭说:“我们这次来除了探望我们的亲人外,我们都有这样的意思,就是来亲自向中国人民谢罪。”他说:“中国政府对战犯一个不杀,也没有一个被判无期徒刑,这实在是太宽大了,我们实在感谢中国政府。”战争犯罪分子鹈野晋太郎的72岁的母亲鹈野好说:“我的儿子对中国人民所犯的罪行,我是知道的。我们实在对不起中国人民。”

  被假释的日本战犯武部六藏由于患病从沈阳抵达天津后被安排住在天津市总医院,得到了很好的照顾。23日晚同乘日本“兴安丸”客船到天津的妻子武部歌子见了面。武部六藏在从沈阳来天津途中对新华社记者说:“我过去的半生大都是当了为帝国主义侵略战争服务的官吏,今后我的活动要为反对战争和维护和平服务。”武部歌子是前一天晚上九点钟从客船上的无线电广播里听到武部六藏被假释的消息。抵达天津新港时,她在“兴安丸”轮船上对新华社记者说:“我实在太高兴了,我原来打算看护他几天后就回去,根本没有想到这样快就能和我的丈夫一起回东京去。我不知道如何来表达我的谢意,我深深地感谢中国政府。”她表示今后一定要努力教育孩子,教育他们为中日两国友好、为反对战争和维护和平做一些工作。她说:“我们绝对不再要战争了。”

  7月28日,第二批被我国政府释放的328名日本战争犯罪分子和被假释的武部六藏于当日下午4点半乘日本“兴安丸”客船离开天津新港回国。在轮船启航前,全体被释放的日本战争犯罪分子都聚集在甲板上,由他们的代表、前日本陆军中尉宫崎弘和军曹小山一郎走下吊桥向中国红十字会代表致谢。在轮船慢慢地离开码头时,船上响起了一片“东京—北京”的歌声和“中日两国友好万岁”的呼声。

  1956年8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在抚顺对在押的354名日本战犯宣布免予起诉,并立即释放。这是1956年以来中国政府释放的第三批日本战犯。至此,押在中国的1062名日本战犯已由我国政府全部处理完毕。第三批被释放的354名日本战犯于9月1日晚乘客轮“兴安丸”从天津新港回日本。

  为了感谢中国人民对他们回国的协助,这三批被释放的日本战犯还向天津市红十字会献上了锦旗。在登船回国前这些批被释放的日本战犯拜谒了天津市的抗日烈士纪念馆,向中国抗日烈士献花圈致哀,并表示“要把自己的整个生命贡献给和平事业。”“要为了和平的道路、为了幸福的道路奋斗到底。”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