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之路——30年打通中国南北航路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0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破冰之路——30年打通中国南北航路

文/林于暄  

  南北航线是指中国台湾海峡以南和以北的港口之间的航线。这是中国海上运输的大动脉。然而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的近30年时间里,由于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对新中国的封锁禁运,以及台湾当局对中国沿海的全面军事封锁和对航经台湾海峡的各国商船的武装扰袭,南北航线长期处于人为的断航状态。在南北断航的30多年中,中国航运人通过不断的探索和努力,最终成功打破了台湾海峡的坚冰,实现了南北航线的复航。南北航线的复航历程既是一部新中国航运人的奋斗史,也侧面反映了这30年间国际政治经济局势的风云变幻,海峡两岸综合实力的消长和政治经济关系的纵横捭阖。今天,笔者就带着大家一起重温这段航海人激情燃烧的历史。

  1.“关闭港口”——

  国民党当局对中国沿海的全面封锁

  1949年5月底,中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上海解放,战场上全面溃败的国民党当局此时大势已去,然而依然在海空军方面拥有局部优势。为扼杀新生的人民政权,国民党当局宣布关闭“陷共区”领水及口岸,封锁了北起辽河口,南至闽江口,其间包括秦皇岛、天津、永嘉、宁波、上海等重要口岸的沿海区域。并向全世界宣布,在上述海区“严禁一切外籍船舶驶入”“一切海外商运均予停止”。这是国民党当局所谓“关闭港口”封锁政策的肇始。封锁的方式包括在长江口布雷,派舰艇在海上实施临检,对所有开往大陆口岸的中外船只进行无差别的拦阻检查,如果被认为有“资匪”之嫌就连船带货没收,拒不配合的船舶还会遭到野蛮炮击和飞机轰炸。根据中财委的报告,仅在1949年7月至9月间,前往解放区的外籍船只就遭到国民党12次拦截,6次劫掠,受害船只达30余艘,华北的煤、盐等物资无法经由海路运入上海,而从上海驶出的船只吨位也大幅下降,从6月的1411吨锐减至7月份的81吨和9月的57吨。

  随着东南沿海省市的相继解放,国民党当局全面退败台湾,但是仍控制着台湾岛及其周围的200多个小岛,遏制着我国海上南北航线以及通往东南亚、中东、欧洲、非洲的海上必经之路台湾海峡及附近8万多平方公里的海域,并继续以舟山、金门、马祖等靠近大陆沿岸的岛屿为基地,继续对其军事实力能够到达的大陆沿海港口、近海航道和岛屿进行“关闭”和袭扰。根据统计,从1949年起,包括中国在内,属于丹麦、挪威、意大利、荷兰、巴拿马、希腊、西德、苏联、波兰等国的船只先后在台湾海峡附近受到台湾国民党海军的围堵、攻击和骚扰,仅1949年8月至1954年10月,遭到围堵、攻击和骚扰的船只就达228艘次,其中被劫掠走68艘,被击沉8艘,被炮击、洗劫、骚扰152艘次。

  1951年8月23日英籍商船伊迪丝穆勒号在公海上被国民党海军劫持并滞留三月,引发了国际争议,为保护英国在华利益,英国不得不派出军舰为英籍商船护航,并多次与国民党海军发生海上对峙和交火。

  1953年10月4日和1954年5月13日,中波海运公司的油轮“布拉卡”号、“哥德瓦尔德”号分别在台湾附近海面被国民党军舰劫持,两船上波兰船员62人,中国船员29人遭到长期无理关押。以上事件引发了强烈国际反响,波兰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波兰政府向美国政府提出严重抗议,台湾当局被迫释放波兰船员和11名中国船员,其他中国船员部分惨遭杀害,部分滞留台湾至今。此事导致中波公司华北、华东航线船舶被迫全部改港华南。

  1954年6月苏联商用油轮阿普谢号由中东载运原油航向大陆天津港时,在台湾海峡被美蒋当局设伏劫持,船舶被征用为运油舰,人员被羁押。引发了苏联的强烈抗议。船上的苏联水手中有39人经法国政府斡旋后获释,其余人等滞留台湾直至20世纪80年代。

  尽管在此期间,为打破美蒋势力的封锁,新生的共和国积极地通过租用外轮、和友好国家合营、代营船队、发动侨华航商参与运输等方式积极拓展运输线。但由于新中国刚刚成立,国民经济尚未恢复,缺乏强有力的海空军力量,在美帝的封锁和国民党海军枉顾国际法、近乎海盗式的劫掠中明显落于下风。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在出兵侵略朝鲜的同时,宣布第七舰队在台湾海峡巡逻,派遣海、空军进驻台湾,事实上军事封锁台湾海峡。随后,美国又操纵联合国通过对中国大陆实行禁航、禁运的决议案,停止与中国进行贸易往来,并禁止各国商船停泊中国港口。至此,在帝国主义的武力干涉下,以台湾海峡为连接的中国南北航线就此陷入长达30年的断航状态。“建立海上铁路”,打通南北航线,成为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共和国领导人牵挂的一件大事。

  2.绕行——

  打通南北航线

  进入20世纪60年代,经过“调整、巩固、充实、提高”,中国的国民经济得到恢复性发展,对外贸易量逐年增长。自从1961年挂五星红旗的“光华”轮首航国际航线以来,到1966年,中国已先后开辟了华东、华南通往东南亚、非洲、欧洲以及华东华北通往朝鲜、日本的国际航线,然而因为台湾海峡的阻隔,南北港口间只能分割营运,那时中国外贸进出口海运物资80%以上从华北港口进出,而中国自营远洋船队的70%船只却集中于华南不能北上。沿海的运输任务又相当繁重,华南的港口还承担着繁重的援越任务,经常出现压船、压库、压港的严重局面,严重制约了中国对外贸易的发展及南北物资的流通。

  为了缓解华南港口的海上运输压力,减轻沿海铁路运输的沉重负担,从1965年下半年开始,国家曾采取过一些临时措施,如通过铁路将华北的物资转运到华南,导致铁路压力激增,而且铁路运输时间长、周转慢、货损货差多;或租用外籍船舶行驶南北航线,如和日本的贸易就由日本船承运,和欧洲的贸易就由西方国家的船只承运。但为此也要支付大量的外汇来租船,成为国库的一笔沉重负担。与此同时,随着1964年美国制造“北部湾事件”扩大对越南的战争,“战备”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在此期间,中国援越船舶先后有数百航次遭到美军的海上扰袭、轰炸、扫射和布雷围困,为了做到一旦华南港口处于被封锁或发生战争的形势下,中国远洋船队仍能坚持完成援外物资和对外贸易的运输任务,不至于被困在华南港口而遭受破坏,尽快打通南北航线成为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

  到了1966年,美国在越南的战争泥潭中越陷越深,中国的国际地位逐年提高,国际局势的变化使台湾海峡形势也有了某种程度的缓和。根据中波公司的统计:自1957年至1966年,中波公司的船舶在南北航线上行驶了300多艘次,没有再发生过美蒋的舰机骚扰和拦击事件;中国自营远洋船舶自开辟东南亚和日本航线以来,也没有遇到过美蒋舰机的骚扰和袭击。1966年,党中央和国务院分析了当时的国际形势和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认为开辟南北航线的时机已成熟。1966年3月,交通部向国务院呈送了《关于中国自营轮船开辟南北航线的请示报告》,报告提出为了适应国内和国际形势变化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决心要打通南北航线。根据台湾海峡的现状,为了避开美国和台湾国民党军舰经常游弋的海域,采取以绕开台湾的办法开通南北航线。交通部的报告得到了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1966年5月11日,周恩来总理指示:“一定要缩短南北航程”,并要求交通部尽快拟定试航方案。经国务院批准,首航任务交给中远广州分公司“黎明”轮。

  为了确保首航成功,交通部专门成立了试航领导小组,由交通部于眉副部长担任组长,远洋局袁之平副局长率领工作小组随“黎明轮”北上。由于当时台湾海峡两岸对峙的紧张形势,解放军总参谋部、海军南海舰队和兄弟航运单位派出40名各种人员携带轻武器随船护航并协助工作。沿海广州、福建、南京、济南4个大军区和海军南海、东海、北海三个舰队的有关部队进入二级战备状态,积极支援配合“黎明”轮的行动。针对当时国内外的斗争形势,为做好随时可能牺牲的准备,“黎明”轮配备了4名船长。

  1968年4月25日,黎明轮装载11000吨糖从湛江港起航,沿着南海西部、南部边缘航行,出巴拉巴克海峡,穿过苏禄海,由菲律宾棉兰老岛北端进入太平洋,再向东北驶至东经125度折向日本沿海,通过大隅海峡,进入东海,这条航线在国民党当局的作战半径之外,成功地避开了敌军的扰袭。为了防止无线电波侦测暴露船舶位置,整个航程采用“静默航行”。按照约定,船上一般不发电报,必要时只使用简单的信号“盲发”。所谓“盲发”,即不与熟悉的海岸电台在规定时间里、用规定频率进行联络,而是在不规则的时间里,发送非常短促的信号,这样,既能使我方海岸电台在高度侦听中接收到船舶的行踪,同时又不给敌方的侦缉系统留出能测出船舶所在位置的时间。5月8日“黎明”轮顺利抵达青岛港,航程4533海里。卸货装载后,“黎明”轮又于6月2日按照原航线南下,远洋局局长、中远公司总经理张公忱随船同行。经过12个昼夜的行驶,于6月14日安全抵达湛江。这是新中国成立后首次进行的南北航行。

  在“黎明”轮开辟南北航线成功的基础上,国务院指示“再选择两条船试航”。1968年9月22日,广州远洋“九江”轮由湛江起航北上,载货11500吨,经过12天的航行,于10月4日抵达上海港。11月2日,“九江”轮由上海港启航南下,载运援助阿尔巴尼亚的物资和意大利贸易物资共计11000吨,途径菲律宾苏禄海,新加坡直驶欧洲。1968年10月11日,上海远洋“红旗”轮载货8353吨由上海港南下试航,沿“黎明”轮、“九江”轮行驶的航线,绕经日本大隅海峡台湾以东600海里菲律宾的苏力高和巴拉巴克海峡,按预定航线停靠亚、欧、非7个国家港口,历时133天,航行33294海里,于1969年2月20日载回程货安全抵达上海。时任“红旗”轮船长正是后来的交通部长钱永昌,他在回忆录中回忆了这次航行的一个小插曲:由于“红旗”轮执行南北通航任务并从北方港口首次直达欧洲,国内十分重视,船舶每到一处都要向当地的中国使、领馆汇报,再由使馆发电报向国内报告。船离欧洲返航后,在大西洋突然接到国内密电:“请你轮详告,在荷兰向代办处报告的详情。”回电询问才知荷兰鹿特丹代办已被美国敌特策反,国内担心航行路线泄露,特地来电嘱咐注意安全。这个意外也正反映了这一时期国际形势的险恶。

  经过“黎明”“九江”“红旗”3轮往返5个航次的试航,证明这条航线是可行的。1968年10月22日,周恩来总理批准正式开辟南北航线。南北航线的贯通,打破了美国政府和台湾国民党当局对中国沿海实行的长达20年之久的封锁,改变了北方和华南两地船舶被分割的局面,促进了南北物资的流通。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