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可以革命功臣的子弟自居
文/王满来http://www.workercn.cn2018-05-15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千万不可以革命功臣的子弟自居

——陈云家风故事  

  集体的重要成员,经历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进行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为党、国家和人民的事业奉献了毕生的心血和精力,作出了不可磨灭的杰出贡献,但他始终保持共产党人和人民公仆的本色,谦虚谨慎,淡泊名利,常以“个人名利淡如水,党的事业重如山”自勉,从不居功自傲。陈云同志不仅对自己严格要求,对家属子女和身边工作人员也一贯严格要求。正因为如此,他的家庭才形成了一种既有老一辈革命家家风共性又有自身特点的良好家风。

  公私分明,不搞特殊化

  陈云同志一生经手的钱财无数,自己却两袖清风,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他反复跟夫人子女强调要公私分明。陈云同志给家人订下了“三不准”规矩:不准搭乘他的车;子女不准接触他看的文件;子女不准随便进出他的办公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初期,陈云同志担任中财委主任,陈云同志的夫人于若木也在中财委机关工作,但她从来都是自己骑自行车去机关,没有搭过陈云同志的一次便车。后来,于若木调到中国科学院,单位地点在香山,每次上班骑车要骑一个半小时。为了少跑路,她就平时住在单位,周六回家一次。粉碎“四人帮”后,于若木调到中科院落实政策办公室,仍是骑自行车上下班。有一次骑车时被一个年轻人撞倒了,忍痛爬起来蹬上自行车回了家。回家后脚面肿的很厉害,去医院诊断是脚面骨折,为此不得不在家休养了很长时间。改革开放后,有人采访于若木,她回答说:“我们家的家风有一个特点,就是以普通劳动者自居,以普通的机关干部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我们的儿女、孙子辈,在学校里别人看不出他们是干部子弟,他们比普通老百姓的孩子还要朴素。”

  1959年,陈云同志因身体原因要去杭州、苏州休养。夫人于若木陪了他一年多。陈云同志对夫人说,你陪我期间不能拿工资。但是于若木的工作单位还是帮她把工资存了起来,后来于若木回到单位,将这2200多块钱的工资全数退还。文化大革命期间,陈云同志被下放到江西南昌,夫人于若木也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开除党籍,被送到湖南隔离审查。当时陈云同志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大女儿陈伟力向单位请假去照顾他。陈云对女儿说,你来照顾我,不能拿工资,你将来要把工资退还给公家。国家发给你工资是让你给国家做事,这段时间你没给国家做事,就不应该拿工资。陈伟力回到单位后,也按照父亲的要求把工资退还给了单位,单位的财务部门还因此给她开了一张收据。

  陈云同志长期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虽然身居高位,手握重权,但他从来不以自己的职位自居,也从来不轻易使用手中的权力,更不把这份权力用在自己和家人身上。他常说,权力是人民给的,必须要用于人民,要为人民谋福利。1962年,为了回笼货币,市场上开始销售一些高级点心、糖果和其他高价商品。那年夏天,于若木给他买了一床高价毛巾被,买完了以后还挺高兴的。可等到第二天报纸就登消息说,国家经济已经恢复到一定水平,高价产品就此取消,所有产品降为平价产品。夫人就有点抱怨,怪他为什么不早点告诉自己,害她花了冤枉钱。可陈云同志说,“我是主管经济的,这是国家的经济机密,我怎么可以在自己家里头随便讲?我要带头遵守党的纪律”。

  “千万不可以革命功臣的子弟自居”

  “做好人,读好书”,这是陈云同志生前对子女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也是他对子女最朴实的要求和愿望,虽然只有短短六个字,却浸透了陈云同志对儿女们最深沉的爱。从小到大,他都教育孩子要“做好人”,首先是要做好普通人,不能以高干子弟自居。他曾对子女说过,“你们若是在外面表现不好,那就是我的问题了”。

  大女儿陈伟力开始上小学时,陈云同志很严肃地把她叫到办公室谈话,“你就要上学了,学校里有很多同学,而且这些同学来自不同的家庭,出身都不一样,有的孩子甚至可能很穷苦。你到这个环境以后,绝对不许提父亲是谁,更不能觉得自己比别人优越,你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本钱,你是你,我是我”。1968年,21岁的二女儿伟华高中毕业后被分配到北京怀柔山区当老师。去的时候,陈云同志特意嘱咐伟华,到农村不要穿皮鞋,因为农民的生活都很艰苦。伟华第一次远离家,在那边人生地不熟,经常会想家。有一次不是周末,伟华也没向学校请假,就走了几十里山路,冒雨赶回家。没想到父亲看到伟华回来,不但没有显出高兴的样子,特别是当知道伟华没有请假后,还严肃批评了伟华,让伟华立即回去。晚上他又专门找二女儿谈心,说孩子们的功课缺不得,让伟华在那儿安心教好书、育好人,在农村好好干下去,干出好成绩。伟华听了父亲的话,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回了学校。陈云同志的小女儿陈伟兰,18岁的时候从部队院校分配到西藏工作。有人曾给伟兰出主意,让他跟自己的父亲讲一讲,可不可以不去西藏了。伟兰跟父亲说后,陈云同志说,我不能给你讲这个情,别人能去,你也应该能去。伟兰离开北京时,作为父亲的陈云心里非常难过,他站在门口去伟兰说,再大的困难你也不要怕,别人能干,你也能干。上世纪80年代中期,有一次陈云同志把小儿子陈方叫进了办公室。他对陈方说,现在社会上经济犯罪、刑事犯罪很多,一些高干子弟也参与了,影响很不好。这方面你得注意,而且不能跟他们一起做这种事情,你一定要自己管好自己。记住了没有?陈方说我记住了,父亲才让他出去。

  上海刚解放时,陈云同志曾给家乡一位老战友的孩子回信,叮嘱他和自己在家乡的表弟:“千万不可以革命功臣的子弟自居,切不要在家乡人面前有什么架子或者有越轨违法行动,这是决不允许的。”“我与你父亲既不是功臣,你们更不是功臣子弟。这一点你们要切记切记。”可见,他不仅对自己的子女要求严格,对所有沾亲带故的人也是这样要求的。

  在家里组织学习小组学哲学

  陈云同志对个人名利看得很淡,对学习却看得很重。他自幼家境贫寒,读完高等小学后就被迫辍学,外出谋生,但他一生酷爱学习,勤奋学习,善于学习。陈云同志自己热爱学习,也要求和帮助家人学习,而且在他的带动下,全家老少都对学习感兴趣。他和于若木在延安结婚时,接连用三个晚上给妻子讲党史。“陈云同志在洞房给于若木上党课”,一时被中央组织部的干部传为佳话。陈云同志对儿女们的学习也抓得特别紧。他常对子女说,我只有小学文化,小学毕业后就没有机会再上学,所以希望你们多念点书,有知识,有文化,好为国家多作贡献。待孩子们稍长大些,他便鼓励子女多看书看报,拓宽知识面。

  陈云同志的长子陈元从小养成爱看《参考消息》的习惯,就是父亲引导和培养出来的。当时陈元还在上小学,开始只是很好奇地翻翻。坐在一旁的父亲看在眼里,没说任何话,只是投来赞许的眼光。后来,父亲跟别人夸陈元从小就爱看报纸,爱看《参考消息》。陈元得知后,就更加受到鼓舞,看报纸的劲头更足了,不仅看,而且琢磨里头是些什么事,什么问题,该怎么理解。时间一长,父子俩形成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陈云同志下放江西“蹲点”期间,陈元去看他,每次看到父亲在《参考消息》上划出一些杠,或者圈一下标题,就知道这是父亲提示让自己注意看的内容。

  陈云同志非常注重学哲学。他还特别跟子女们讲,读哲学是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学习过程,只有掌握了好的思想方法,好的工作方法,才能够做好事情。孩子们每次去江西看他,他讲得最多的,就是要认真读马列的书,读毛主席著作,而且带着孩子一起读,一边读一边给孩子讲。1973年,陈云同志从江西回到北京,由于中央指示安排他协助周总理调研外贸问题,工作不是太忙,所以他决定拿出两年时间有计划地精度一遍毛泽东著作和《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列宁选集》,并吸收夫人于若木和几位在京工作的女儿女婿,以及于若木的妹妹组成一个家庭学习小组,一起学习。学习方法是每人按规定书目分头阅读,然后利用每个周日上午六点半到九点半集中讨论,提出疑问,交流学习心得,先从《实践论》开始学起。像陈云同志这样组织家属集体学习哲学的实在并不多见,这或许是陈云同志家风中最大的特色了。

  陈云同志的子女们回忆说:“父亲教育我们读书看报,要主动思考文章中提出的问题、观点,根据自己的理解,对未来发展的可能性作出预测,并将预测的结果与实际结果相比较,找出差距后再补充、纠正,以此提高分析判断能力。父亲教给我们的这种思想方法,像是一种活跃、锻炼思维的脑筋体操,让我们在日后的生活、工作中获益匪浅。”读

  作者单位:中央文献出版社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