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应互联网时代发展构建我国共享经济的新型劳动关系
文/刘君http://www.workercn.cn2017-12-29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顺应互联网时代发展构建我国共享经济的新型劳动关系

——关于构建新时代网络劳动关系的思考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推广、社交网络生态的成熟,我国共享经济模式的全范围、多领域综合运用,加快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有效融合互补,构建新型产业经济政策和科技创新驱动体系,加速了工业经济的科技创新和产业转型升级,催生了新理念、新技术、新业态的日益兴盛。移动互联网和社会网络服务、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下一代互联网、高端集成电路、新型平板显示、新兴软件,成为我国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重点发展方向。网约车、快递外卖和移动支付等社会网络服务,通过应用共享模式进行商业运营模式创新,深刻影响着人们的思想生活观念和消费行为习惯,积极改善着社会组织结构和企业管理模式,有力提升了市场机制潜能和资源配置效率,有效拓展了科技创新人才的就业和创业空间,也整体提升了我国经济发展的创新力和竞争力,为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提供了新共享平台。

  坚持新发展理念推动资源要素的创新性配置,彻底打破对传统发展模式和管理路径的依赖,更好地满足对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本质需求,传统产业内部结构、用工方式和劳动者素质都有待变革和提升。劳动关系通过“互联网+”和共享经济有效链接,这究竟是市场环境下利益主体间的信息交易行为,抑或是依旧包含指挥服从属性的传统劳动关系,究竟是传统劳动关系本质形态的新领域延伸,抑或是构成要件和表现形式改变的新型劳动关系。在“互联网+”运营管理模式下劳动关系认定问题,劳动者与企业达成合意有明示或默示的区别,劳动关系和劳务关系迫切需要厘清法理政策界限,有些研究主张把“新经济”网络从业的劳动者,分成自雇型和他雇型劳动者来研判劳动关系,认为部分自雇型劳动者与企业构成劳务关系,已经不再是构成传统意义上的事实劳动关系范畴,全社会都在高度关注网络领域中的劳动法治环境,尤其是由网络交易行为引发的商业伦理问题,科学确定共享经济的基本元素和运行规则,有助于合理判断我国新业态劳动关系的发展趋势。

  和谐劳动关系是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是社会和谐稳定和实现共同富裕的基本前提,是改善社会心理预期和就业心态的效用利器,由互联网+融合式发展的共享经济新模式,具有独特的基本元素、工作平台和文化认同,鉴于共享经济去组织化和去管理化特征明显,有些专家学者建议适时调整《劳动法》适用范围,构建互联网行业劳动标准和劳动保障体系,积极顺应市场经济发展和社会主流民意变化。有些专家学者认为,我国共享经济模式瞬时间、爆发式发展,深刻着改变人们的思想、生活和就业方式,包括用人单位的组织结构和劳动管理方式,我国需要为它量身定做一部“互联网劳动法”。有的专家学者则强调,劳动关系认定的核心要素包括三个方面:劳动关系主体适格、达成合意和从属性审查,我国网络时代劳动关系的本质属性尚未发生质变,我们无需在劳动立法和政策保障上“另起炉灶”,从而影响到社会对劳动关系趋势规律的判断,这些学术争论对于工会组织依法协调劳动关系,更好地维护网络劳动者权益提出了新课题,为顺应“新经济”环境对改革创新发展要求,提升各级工会依法维权服务效能带来了新挑战。

  一、深刻认识发展共享经济对劳动关系的深远影响

  通过更为普惠公平的劳动保障和公共政策体系,实现保障体面劳动和共同富裕的发展目标,这是中国特色新时代劳动关系的最本质特征,共享经济和互联网是我国加快经济社会发展的催化剂,要积极培育市场条件下的共享信任的文化基因,完善共享经济模式的配套运行规则及保障体系,因此,在我国现行的劳动保障政策法规体系下,将构建和谐劳动关系纳入企业诚信体系,不断提升企业现代管理素质和社会责任意识,提高劳动者市场就业质量和工资福利水平,依法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推进城乡居民社会福利和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这是我国新时代劳动保障立法的重要原则和基本职责。当前劳动法学界学理研究和具体司法实践中,对基于互联网平台提供劳务的劳动关系认定问题,存在着相左的经济学假设和学术意见的分歧,社会各阶层都有利益诉求充分表达的话语权,学术研究价值在于维护主流价值观和核心公共利益,从而帮助在劳动法理研究和社会伦理思辨中,准确把握我国共享经济的时代特点和本质规律,凝聚共商共建共享和谐劳动关系的社会共识;加强基层劳动行政管理和劳动法治监督环境,克服基本元素和运行规则不够清晰、监管和产业配套缺失等问题,依法规范劳动力市场秩序和企业用工行为,推动我国共享经济模式劳动关系的健康发展。

  我国可持续发展处在历史性变革的新时代,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促进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提高我国经济发展内在运行质量的战略目标。社会思潮激荡和科技成果运用成为我国发展新常态,与传统工业经济领域和社会组织结构相比较,我国共享经济积极顺应科技创新的本质要求,也是全面提升公民素质和文明程度的集中体现。虽然共享经济改变经济发展方式和传统产业结构,影响着企业的组织结构形式和劳动管理方式,改进着企业与劳动者的劳动契约和要价地位,扩大了资源配置效率和市场就业空间,提升了劳动者劳务给付的自主性和灵活性,但是无论是从《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立法主旨,着力优化劳动与资本作为生产要素的排序,侧重于对企业劳动者的适度倾斜性保护,还是从成文法国家劳动关系从属性审查的司法实践,强调各类企业对劳动者的工作细节有控制权,亦或国际发展环境中互联网劳动关系认定问题,美国加州联邦地方法院对Ubei案的判例表明,共享经济性模式对传统劳动关系的影响深远,不仅改变了企业生产要素配置和利润分配方式,同时改变了劳动关系的构成要件和报酬实现形式,但没有改变我国传统劳动关系从属性的本质属性,即劳动者和用人单位作为市场利益主体适格,企业在劳动管理区间具有较强拘束性,及劳动者劳务给付的从属性实际地位,无论双方书面签订劳动合同的“明示”形式,还是双方约定属于事实劳动关系的“默示”形式,无论是全职还是兼职劳动者从事网络服务,传统劳动关系认定标准依然基本适用网络劳动者。因此,从积极维护我国社会公共利益的视角来看,在我国共享经济和互联网行业发展的条件下,互联网企业与网络从业者之间的劳动关系认定,是变量因素增多和表现形式弹性的新型劳动关系,要积极培育基于社会文化认同的思维新观念,并形成与劳动诚信体系相匹配的发展新模式,积极鼓励共享平台企业守法经营和适度创新,发挥它对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融合的促进作用。从我国共享经济劳动者的角度而言,我国共享经济和互联网的迅猛发展,社会公众能在享受到共享经济优质服务过程中,有效体验到共享经济平台下的劳动管理实质,从业劳动者与用人单位的协商要价权部分实现,这是符合现代社会契约精神的新型劳动关系,是更加普惠公平公开透明的新型劳动关系,也是便于社会舆论积极监督的新型劳动关系。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