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锣”:潮起潮落之间
文/南铁英http://www.workercn.cn2017-10-16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北京南锣鼓巷,被美国《时代》周刊推荐为亚洲你不得不去的25个好玩的地方之一。

  商业化催生“南锣”热

  南锣鼓巷,北京城的一张名片。人们亲切地称它为“南锣”。

  时下,每逢周末和节假日,这条巷子从早到晚都是人潮涌动。海内外游人纷纷涌向这里,在并不宽阔的787米长的小街上,常出现人山人海的景象。游客们游走在巷子里,逡巡于店铺中,憩坐在酒吧的窗前,拐进两侧的胡同,感受“南锣”那特有的韵味儿。

  “南锣”,已经成为现代北京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在西式建筑林立、人车噪杂的国际化大都市里,保留下这一方老北京“标本”式的水土,实属不易,也实属难得。

  南锣鼓巷,在21世纪以前,是北京的一条普普通通的小巷,低矮陈破的民居之间,夹杂着诸如区属印刷厂一类的公家单位。著名的中央戏剧学院,隐在南锣鼓巷东侧的东棉花胡同里,不起眼的一座大学的院落,对住在这一带的老百姓来说,太平常不过,街坊四邻每日从中戏的门前来来去去,每天与那些现而今已成“大腕”的中戏学生交臂而过……笔者在上世纪70年代,就曾经到过这条巷子,那时的破败景象,如今依旧能够记起。

  “南锣”开始“旧貌换新颜”,大约是在21世纪初。悄然兴起的咖啡屋、小酒馆和小店铺,招徕了许多来京的外国人。月色灯影与金发碧眼的老外,成为“南锣”当年的一道奇异的风景。随着商业化的兴起,这条巷子里的陈破的民居,也在不经意间变幻着模样,整栋整栋的小平房被重新翻盖、装修,大多改为传统北京民居的硬山式建筑,青砖灰瓦,临街一面的墙窗,也部分恢复了旧时代槛墙和隔扇的样子。在南北纵向的整条巷子里,广亮大门、如意门、小门楼、石门堆儿、灰瓦垄、红灯笼等等老北京胡同文化元素,也伴随着仿旧建筑的出现,而进入人们的眼帘。

  “南锣”,在商业大潮的推动下,完成了一次从潮落到潮起的重生。

  “南锣”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

  其实,南锣鼓巷,其悠远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内蕴,很少有人知晓。

  南锣鼓巷,是伴随着元大都的兴建而出现。

  1267年,蒙古人定都北京,建立元朝。当时的北京,叫大都。元朝兴建大都的官员,是元世祖忽必烈的宠臣刘秉忠和赵秉温。他们依照《周礼考工记》设定的都城规划蓝图,用了18年时间,设计营建了大都城。其基本理念,就是前朝后市加坊巷制度。大都城内,前为皇城,后为臣民居住区与市场。臣民居住区,被划分成50个方方正正的地方,这些方方正正的居住区,被称为坊。坊与坊之间开通街巷,一个一个独立的坊通过街巷加以区分和联通。每一个独立的居住区——坊,又由若干条胡同区分为更小的居住单元。从空中俯瞰,北京城就宛若一个大棋盘——坊是格,街巷与胡同是线。

  “南锣”,在元代,名称是锣锅巷。原因是这条巷子南北低,中间隆起,如同罗锅。而今使用的“锣鼓”名称,不过是“罗锅”的谐音罢了。“南锣”投入使用的时间,与大都投入使用的时间相同,那就是在1285年,它是元代北京城50个坊中的昭回坊与靖恭坊的分界巷。以南北走向的锣锅巷为界,东为昭回坊,西为靖恭坊。两个坊又各由8条东西走向的胡同分割,形成18组四合院建筑群。因“一巷十六胡同”颇似一条蜈蚣,故后人将“南锣”的平面建筑布局,形象地表述为“蜈蚣式”布局。不过,元时“南锣”两侧的胡同,没有名称。

  时移世易。到了清代,“一巷十六胡同”变身为满清八旗权贵们居住的“富人区”。清代的“南锣”,巷子东侧的8条胡同,自南向北依次为:炒豆胡同、板厂胡同、棉花胡同(现名东棉花胡同)、北兵马司胡同、秦老胡同、前圆恩寺胡同、后圆恩寺胡同、橘儿胡同(现名菊儿胡同);巷子西侧的8条胡同,自南向北依次为:福祥寺胡同(现名福祥胡同)、蓑衣胡同、鱼儿胡同(现名雨儿胡同)、帽儿胡同、井儿胡同(现名景阳胡同)、沙井胡同、黑芝麻胡同、前鼓楼院胡同(现名前鼓楼苑胡同)。以晚清为例,帽儿胡同居住过末代皇后婉容,炒豆胡同有晚清名将僧格林沁的王府,菊儿胡同有清朝兵部尚书荣禄的宅邸,黑芝麻胡同曾经居住过清廷内务府大臣奎俊,东棉花胡同有清末吉林将军凤山故居,北兵马司胡同有清末东三省总督赵尔巽(汉军正蓝旗人)官邸,帽儿胡同还有晚清大学士、内务府大臣文煜故居和私家园林——可园……

  进入民国以后,南锣鼓巷,依旧是达官贵人们纷纷择居之地。只不过,居住者由满、蒙贵族,换成了汉人。清朝时,除非是皇帝赐宅,汉人包括汉族官员(汉八旗除外)是不能居住在北京内城的。清朝覆灭,这条规矩自然就废弃了。于是乎,“南锣”涌进了许多汉族的政要显贵。譬如,民国大总统冯国璋(相声演员冯巩的先人)就曾住在帽儿胡同;黑芝麻胡同,则有国民党中执委常委、民国交通部长顾孟余的故居;东棉花胡同——中央戏剧学院的前身,是北洋将领靳云鹏的老宅……1948年秋冬之际,蒋介石自南京来北平遥控国共之间的辽沈大战,就住在后圆恩寺胡同中的7号院。新中国成立后,一些党政要员、起义将领和文化界知名人士,也入住“南锣”。而今,这些故居中的齐白石、矛盾故居已经对外开放。同时,“南锣”在新中国成立之初,还一度成为一些国家驻华大使馆所在地。这如雨儿胡同的朝鲜大使馆、后圆恩寺胡同的南斯拉夫大使馆、菊儿胡同的阿富汗大使馆。

  “南锣”不仅居住过众多历史名人,还有着北京城内最著名的私家园林——可园。可园可谓是北京四合院私家园林的代表之作。可园位于帽儿胡同,是晚清武英殿大学士文煜的宅第花园。花园面积约4亩,也就是南北长79米,东西宽36米。在这不大的空间里,园林主人通过堆山掘池、莳花移木、营建堂轩亭廊,营造出一方幽深潆曲、宛若天成的人造山水天地。与江南园林相较,可园建筑具有北方建筑特点,虽然缺少江南建筑灵动飘逸的韵致,却更显浑然天成、回归自然的意趣。了解北京四合院园林文化,可园是上佳去处。只可惜,直至今日,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可园,依旧没有对外开放。

  自元初营建大都开始,至20世纪50年代初期,700多年间,“南锣”经历了元明清三朝更替、中华民国直至新中国创立,但其形成于元代的坊巷格局始终没有改变。而且自清初至新中国成立初期,“南锣”汇集了众多历史名人,因此见证了诸多历史风云。“南锣”遗存至今的元代坊巷布局和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成就了它今日的美名。

  20世纪50年代以后,特别是经历了“文革”,“南锣”光景日渐黯淡,在那个历史文化不被重视的年代,“南锣”一带逐渐沦为破败纷杂的胡同区。它经历了一次历史性的“潮落”。

1 2 共2页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