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保护的“三驾马车”
◆文/南铁英http://www.workercn.cn2017-08-31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说起中国的古建保护,有三位专家的名字不该忘却,那就是罗哲文、郑孝燮、单士元。这三位古建专家,为古建保护殚精竭虑、奔走呼号,被业界誉为古建保护的“三驾马车”。

  罗哲文,笔者可谓与老爷子神交已久。记得在20年前,偶然看到了一本叫《中国古塔》的书籍,该书介绍了在华夏大地遗存至今的古塔。工作之余经常翻阅这本书,渐渐地对古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也记住了这本书的作者的名字:罗哲文。正是由于这本书,使我对古塔,继而对中国古典建筑和园林,结下了不解之缘。在更深入的了解中,我又知道了建筑大师梁思成、刘敦桢、莫宗江、林徽因、张驭寰、张开济……在怀着浓厚兴趣进行延伸阅读的过程中,我对自近代以来中国古建的生存现状和保护情况,也有了梗概式的了解。自北洋政府下野总理朱启钤创办中国营造学社开始,中国近现代的古建保护事业迈出了它的第一步。最开始介入营造学社的专家,就有梁思成、林徽因和刘敦桢。抗战期间,中国营造学社迁到了四川宜宾李庄,宜宾青年罗哲文通过展示他的绘画才艺,加入了梁思成的古建研究团队。从此以后,中国的古建研究和保护团队中,就又多了一位矢志不渝的专家。

  罗哲文保护长城,是出了名的,1985年,作为建筑学界的泰斗,他与侯仁之、郑孝燮等专家在全国政协提案,参加了《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的申报工作,终使长城成为被保护的世界文化遗产。因为他多年来一直为长城奔走,以至于人们给他一个称号;“万里长城第一人”。老先生去世后,其墓塚就选在八达岭长城脚下,当真是魂萦长城。

  对郑孝燮的了解,是因为阅读有关罗哲文的报道。报道中介绍了郑孝燮保护北京德胜门箭楼的往事。读了相关报道,我才知道,原来,在1979年初,有关方面为修建立交桥,曾有动议要拆掉德胜门箭楼,是郑孝燮老爷子仗义执言,上书中央领导,才挽救了德胜门箭楼的生命。德胜门,始建于明代,是明清两代京城的北门,与其它城门一样,德胜门的形制,也是箭楼和城楼围合成瓮城。可惜的是,德胜门城楼,早在1921年就被强拆。保留下来的箭楼,城台高耸、箭窗繁密,宏伟壮阔,雄踞于京城之北,是明清古建的杰出代表,现已成为京城北部的地标性建筑物。新中国成立后,北京城墙城门被大量拆除,德胜门箭楼得以遗存,实乃万幸。意想不到的是,在1979年,这座代表明清高等级建筑的箭楼,险些被拆除。因此,我们当真应当感谢郑孝燮,感谢这位为保护德胜门箭楼敢于挺身而出的古建“守护神”。

  单士元,长期研究北京紫禁城古建与文物的专家。过去经常在阅读关于北京古建特别是紫禁城古建知识的时候,看到单士元的名字。单老自1924年溥仪被逐出紫禁城就进入了故宫,亲历了1925年故宫博物院的成立。新中国成立后,单老继续在故宫工作,还曾担任故宫博物院副院长,直至1998年去世。他在紫禁城连续工作了近74个春秋。即使在日伪统治北平时期,单士元也坚守在紫禁城。单士元在北京大学读的是历史,他之所以转到古建上来,是因为一段令老先生刻骨铭心的往事——单老的女儿单嘉玖曾经回忆说:单士元“说他是学历史的,不是学建筑的,之所以跟古建筑打起交道,是因为年轻的时候看过《中法通报》上的一篇文章,其中法国人和日本人在争论中国的古代建筑,却没有中国人参加。当时感觉,中国的文化,外国人讨论,没有中国人发言,这是个耻辱。自那时起,父亲开始注意古代建筑信息的收集……”数十年间,单士元不余遗力宣传介绍紫禁城古建,引领读者在不知不觉间对古建生发出浓厚的兴趣,产生浓厚的感情。

  罗哲文、郑孝燮、单士元,三位老专家,其中,单士元早在1998年就已经离开尘世;罗哲文于2012年仙逝;2017年1月,百岁老翁郑孝燮也已经离开了我们。

  为什么管罗哲文、郑孝燮、单士元三位老爷子叫古建保护的“三驾马车”呢?那是因为,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三位耄耋老者为保护古建殚精竭虑且成效卓著,三个苍老的身影,与华夏古建难解难分,犹如三驾马车奔腾不息的缘故……在拆除北京西直门城门时,罗哲文不计老迈之躯登上爬下拍摄绝版照片,他还为保护北京北海团城奔走呼号;郑孝燮为保护古建拍桌子瞪眼睛;单士元千里奔波为保护古建建言献策……三老还经常联手保护古建:大运河、长城、著名古建、名人故居……他们三位不顾老迈之躯,经常联袂出手,实地考察、提出建议、仗义执言,发挥古建保护的“中流砥柱”的作用。“三驾马车”还共同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文物保护理念,“跨界保护”理念就是其中之一,郑孝燮曾说:“文物保护不仅仅是文物部门的事,‘跨界’应是综合的、全面的。除了文物部门、建设部门以外,更要多学科广泛参与,尤其是新科技的参与。所有相关行业都介入,才能使文物得到有效的保护、真实的保护。”“三驾马车”的理论与实践,不仅为当今的古建保护发挥了重要作用,而且为我国今后的古建保护工作提供了重要的指引。

  建筑,是物化的历史。透过古代建筑,后人可以与历史零距离接触,去真切感知历史。因此,保护古建,就是留住历史。古建保护的“三驾马车”罗哲文、郑孝燮、单士元,为保护古建倾注全部心血的义举,着实令人钦敬。他们努力的结果,为华夏大地留下了众多“可视的历史”,为中华历史文化传承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后人应当记住古建保护“三驾马车”的名字:罗哲文、郑孝燮、单士元。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