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有暴风雨
◆文/恬然http://www.workercn.cn2017-08-31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6月下旬,京津冀一场人们认为非常厉害的暴风雨未能如期而至,微信等自媒体上各种调侃段子铺天盖地、滚滚而来。其中既有故事新编,如“XXX气象局通知:原约定于今天午后和明天来的暴雨,因半路资金不足,耽误了点儿时间,或许今天夜间赶到。这场雨如果下大了肯定不小,如果下小了也肯定不会大,请市民再耐心等待!具体情况等下完后气象台会报给市民。气象台温馨提醒:今天如果不下雨,明天不下雨的话,这两天就没有雨了,就看后天的了。气象台郑重劝告美女们最近几天不要穿裙子,容易被撩,雨是好雨,但风不正经!如果雨下大了属于稳定降水,切不可听信无雨或暴雨等谣传。”也不乏内容创新,如“XXX市气象术语最新解读:暴雨就是预报有雨,大雨就是大概有雨,小雨就是小心有雨!阵雨就是不知道哪阵有雨。” 

  以往,中国人彼此见面,喜欢谈谈天气。“今天天气……哈哈哈!”在这句再平常不过的寒暄中,鲁迅先生却发现,在他那个政治不够清明的时代,能大行其道,系因其中含有避重就轻,明哲保身的意义,指出这是一句旧日官场官僚们的典型官话。据夏丐尊(在杭州两级师范与鲁迅同事)的《鲁迅翁杂忆》中说,鲁迅“对于官吏,似乎特别憎恶,常常摹拟官场的习气,引人发笑,现在大家知道的‘今天天气……哈哈哈’那时从他口头已常听到。”其实,无论哪一国,天气都关系到每一个人,又是一个相对远离是非、不大敏感的话题。西方人尤其是陌生人相互见面,谈论天气是一种简单又缓和的打破谈话僵局的方式。相比中国人,西方人忌讳更多,多数人不喜欢在别人面前谈论诸如年龄、个人收入、家庭等私事,也不愿涉及当地的政治事务,这样,谈论天气自然成了人们的优先选择了。

  在今日中国,尤其是在北京,人们对天气,尤其是极端天气高度关注,究其原因,恐怕不在于要避开敏感话题,而在于天气与人们心情的关系实在太密切了,与人们日常生活的关系实在太密切了。

  中国华北西北地区,包括北京,与南方相比一个大不相同之处,就是天旱少雨。在南方的夏天,所谓“天无三日晴”,下雨下大雨下大暴雨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华北西北则是一片干渴的土地,十年九旱。这导致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下雨下大雨尤其是下暴雨的心情变得很复杂和很纠结。

  一是期盼。宋代洪迈曾有《容斋四笔·得意失意诗》:“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诗人对农业社会“野田禾稻半枯焦”情形下,农民对雨水的渴望的描绘可谓十分生动。但今天包括北京在内的许多华北、西北的城里人,对雨水的期盼和传统社会有了些区别。他们盼望下雨甚至盼望下大雨,确有出于对农作物关心方面考虑,但更多的是期望暴风骤雨能够带来清凉,消除酷夏的炎热。长时间滴水不下,天气又闷又热,人们心里难免焦躁不安。

  二是担忧。中国城市化进程启动得较晚,许多城市在下水设施方面做得不够到位。近些年,在极端天气常态化背景下,“大水淹城”事件并不鲜见。遇到“XX年不遇”的暴雨,许多城市难免遭遇“内涝成海”的尴尬,其中尤以北方城市为甚。北京、天津、河南、山东、河北等地遇到大暴雨,常常会进入“看海模式”,给市民出行带来诸多不便。依旧以北京为例,朋友圈吐槽暴雨幽默搞笑段子就有很多,如“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有车有房,生活就会靠谱一些。直到今天,现实狠狠打了我一巴掌,告诉我我还缺条船。”如“今天我才明白‘北漂’的真正含义。”再如“现在不是面朝大海,是人在海里。”

  三是恐惧。现在城里人生活水平提高了,周末乐于阖家驾车到郊外走走,看看风景,避避暑气,但如对极端天气重视不够,有可能酿成悲剧。例如,2012年7月21日至22日,中国大部分地区遭遇暴雨,其中北京及其周边地区遭遇61年来最强暴雨及洪涝灾害。根据北京市政府举行的灾情通报会的数据显示,此次暴雨造成房屋倒塌10660间,160.2万人受灾,经济损失116.4亿元。其中,景区景点受损尤其严重。在此次暴雨导致死亡的79人中,许多人是在旅游景区景点或从景区景点归来途中遭受了灾难。

  有首流行歌曲这样唱到:“不必扮成无邪地问我,一切好吗?ou ou ou 今天的天气呵呵呵。”但唱歌归唱歌,现实归现实。现实生活中,天气关系到每个人切身利益,最好不要掉以轻心。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