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伪特务头子李士群之死
◆文/刘朴http://www.workercn.cn2017-08-04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近来热播的许多抗战电视剧中,涉及到抗战志士在上海与日伪周旋交战时,都会出现七十六号这个名词,连同七十六号的魁首丁某某、李某某的名字(特务头子丁默邨、李士群的化名)。七十六号是抗战时期汪精卫伪政权特工总部的别称,因为这个特工总部的办公地点,在上海市极司菲尔路76号——原北洋将领陈调元的私邸,故别称七十六号。汪伪特工总部的头子,是丁默邨、李士群。丁默邨和李士群就是电视剧《旗袍》中的特务头子丁默群的原型,丁墨邨在抗战胜利后,被判处了死刑;李士群则在1943年,被日本人下毒毒死。曾跻身汪伪汉奸行列的金雄白(曾任汪伪《中报》总编辑),后来回忆了李士群之死的细节。

  金雄白回忆,1943年的夏天,金雄白自上海去南京,临行前的晚上,金雄白与耿绩之(耿嘉基,周佛海系统的汉奸人物)一同去了汪伪特务头子李士群家里。他们到的时候,李士群正在打牌。看见金雄白他们到了,就停了下来,很轻松地与金雄白他们谈了一阵……金雄白抵达南京的第三天,清早他还睡在卧室中,一位同行唤醒了他,告诉他报纸上登出了李士群暴病身亡的消息。但是金雄白还不知道李士群是怎么死的。

  汪伪《国民新闻》社长黄敬斋后来告诉金雄白整个事件的经过——

  李士群在金雄白离开上海的第二天,虹口的一位日本宪兵队长冈村中佐,邀请李士群到他家里吃饭。那时李士群的七十六号与日本宪兵之间,存在着派系上的摩擦,关系处于紧张状态,如七十六号警卫队队长吴四宝就是被日本人下毒毒死。虽然冈村中佐与熊剑东(汪伪中央税警总团副总团长兼上海市保安司令部参谋长,与李士群有积怨)有着很深的关系,却没有引起李士群的怀疑,尤其因为彼此常有不愉快的事件发生,李士群觉得不能不去敷衍。晚饭并没有别的宾客,也没有谈及什么重要的问题,表面上还是联络感情的杯酒言欢,两个人不断以啤酒举杯劝饮,又吃着同一碟子中的菜肴。宴会临近结束,厨房里送来了一碟牛肉饼,宪兵队长冈村特别郑重介绍,这是他妻子亲自做的,希望李士群能试试他妻子的烹饪手段。李士群吃尽了这一碟牛肉饼,才告辞回去。第二天又回到了苏州。

  当晚李士群要出席一个宴会,把衣服都穿好了,忽然感到头晕,用体温表一量,已经发了高烧。等扶他到床上时,竟大量不停地流汗,遍体淋漓,情况很是严重,赶紧请当地日本驻军师团的军医来诊治,说是中了一种细菌毒,摇着头表示出绝望的意思。李士群的汗水就像雨水一样地从体内渗出,黄敬斋的太太金光楣与李士群的太太叶吉卿,在旁服侍,专门买来的几打干毛巾,一条一条都擦得湿透了。李士群自己也知道了中毒,他说:“我是一个特工人员,竟然不能觉察到这一点,以后尚有何面目主持特务工作。”屡次要求家人给他一只手枪让他自杀,家里人除了劝慰也别无他法。后来又请了平时为他治病的储麟荪医生为他诊治,竟然不知患的是一种什么病症,无从下药,只有灌注盐水为治疗之计。一天多的时间,李士群辗转床铺,直至体内的水份排泄尽了,人也就死了。整个躯体缩得又小又瘪,变成一个孩子模样了。

  李士群如何被毒死?有一种说法是,这是熊剑东与日本宪兵队长的合谋。进食的毒物,是下在最后的牛肉饼中,而所下的是一种细菌,服食后24小时以后毒菌进入血管,才会发作,一发作就无药可救,将体内水份大量排泄,直至死亡为止。因为实施的人是日本宪兵队长,所以没有人敢追究此事。

  汉奸李士群被日本人在食物中下毒,结束了其罪恶的人生。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