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上的职工“好声音”
文/ 张锐http://www.workercn.cn2017-03-31来源:中工网—《中国工运》
分享到:更多

  日前,2017年全国两会胜利闭幕。在本次两会上,全国政协总工会界委员持续聚焦职工话题,坚持为职工发声,努力当好职工心声的“倾听者”、诉求的“代言人”。

  在本次两会上,有哪些话题与职工息息相关?工会界委员又带来了哪些职工好声音?

  ◆加强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成“最热”话题

  2017年2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的《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从党和国家发展的战略高度,为加快建设一支高素质的产业工人队伍明确了“路线图”“时间表”。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加强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也成为总工会界别的“最热”话题。

  3月4日上午,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第一次小组讨论。在总工会界别驻地昆泰酒店三楼会议室,人社部原副部长杨志明委员首先抛出农民工话题。

  “当前,一批优秀农民工正在成为新工匠,我建议还应当加强对贫困地区农民工的技能培训。”话音未落,便迅速引爆会场。

  “说到这个话题,我插你一句话。”四川省总工会原副主席罗茂乡委员接过话头,“农民工技能提升要解决动手能力强和文化素质低的问题。工会举办的技能大赛中,一些农民工论技术已经达到技师的水平,但由于文化程度不够,报到主管部门那里顶多给评个初级工,应当解决这个问题。”

  “老板应该不看证书,主要看技术吧?”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党组书记李长印委员问道。

  “可是没有证书,就没有社会认可度啊。”罗茂乡委员说。

  “是有这个问题。”李长印委员点头表示认可。

  “所以现在提升产业工人队伍素质,应当重视职业教育,我这次的提案就是关于加强赣南苏区职业教育的。”锦绣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管飞委员补充到。

  中国五矿集团公司原董事长周中枢委员对此表示认可,“以前我们的八级工比厂长拿得都多。而工匠一般都是从技校毕业的。永远不可能所有的人都上大学。德国制造业在世界最强,职业教育很发达,我们也可以考虑,能否从德国引进合资的职业院校。”

  “农民工是当前产业工人队伍的主体,我们应当把培养新时期的产业工人队伍上升为国家战略,要改变当前以学历为导向的现状。”中国农林水利气象工会原主席盛明富委员高声强调。

  全总经费审查委员会主任李守镇委员表示,“大会发言我要讲这个题目,我们一定要培育更多高素质的产业工人,让更多的‘大国工匠’不断涌现。同样,各行各业都需要工匠精神,我们要在全社会营造浓厚的氛围,这样才能真正走向制造强国。”

  围绕这一话题,先后十几位委员纷纷发表意见,会场气氛十分热烈。在随后的几天里,围绕“提升产业工人队伍素质、加强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的话题也持续成为工会界委员的焦点。

  3月7日,全国政协总工会界提交了界别提案——《积极稳妥推进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 确保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落地生根》。该提案得到了工会界委员的一致认可,对积极稳妥推进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确保改革落地见效提出4点建议。

  在3月9日下午全国政协的首场大会发言中,李守镇委员更第一个上场,代表全国总工会作了题目为《建设高素质产业工人队伍 打造更多“大国工匠”》的发言,得到工会界委员一致点赞,更在全国广大职工中引起了强烈反响。

  “培养大国工匠是当今社会共识的凝聚,工匠是当代工人的优秀代表,工匠精神是工人队伍的价值取向。”“应当提升工匠待遇、完善技能人才培养体系,为培养技能人才创造良好的环境”……在加强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推动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道路上,大家充满期待。

  ◆多份提案聚焦维护职工权益

  职工权益历来是工会界委员关注的重点话题,本次两会上也不例外。据不完全统计,工会界委员带来了多份旨在维护职工权益的提案,如:呼吁制定《集体协商法》、建议修改《劳动争议仲裁调解法》、建议在人民法院设立劳动法庭、建议2017年开展《工会法》和《劳动法》执法检查、呼吁完善生育保障制度加强女职工特殊权益保护、进一步加强《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监督检查工作,等等。

  谈及提交这些提案的初衷,多位政协委员表示,“希望通过打磨维权武器,让法律真正‘锋利’起来,从而实现法律、制度真正落地,切实有效维护劳动者权益。”

  全总基层组织建设部原部长郭稳才委员已经连续两年提交提案,呼吁制定《集体协商法》。在他看来,当前,受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和经济结构调整的影响,集体协商工作难度加大,同时社会各方还存在认识不到位的情况。而集体协商是工会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在当前推动产业转型升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背景下更具有现实意义。及时制定国家层面集体协商法律法规,对于保障集体协商制度有效运行、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构建和谐劳动关系,具有重大意义。

  对于开展劳动法律法规执法检查的作用,有委员表示,“法律不能停留在纸面上,只有执行到位,才能真正发挥其作用。作为工会界政协委员,这也是我们履行职责的一部分。”

  其实,这一作用早有体现。早在2016年6月13日至18日,全国政协委员视察团就先后赴广东省广州市、东莞市、深圳市等地,围绕“劳动法律法规贯彻执行情况”进行视察。而这次视察正源自全国政协工会界委员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提交的一份提案。当时,全国总工会界委员提交了《关于提请对企业遵守劳动法律法规情况进行视察的提案》,得到全国政协的高度重视,并将“劳动法律法规贯彻执行情况”作为民主监督视察题目,纳入2016年全国政协委员视察计划,于去年6月成行。

  作为工会界委员中为数不多的女委员,全总原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张世平总是格外关注女职工的特殊权益保护问题。“当前《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执行中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实施全面两孩政策下女职工特殊劳动保护问题尤为突出,如,侵害女职工劳动权利现象仍然存在、女职工‘四期’保护执行不到位、生育待遇落实不到位等。今年是《特别规定》颁布实施五周年,应利用这一契机,对其执行情况开展一次执法监督检查。”在3月8日国际劳动妇女节前夕,张世平委员不遗余力地为维护女职工特殊权益鼓与呼。

  完善立法、强化执法……工会界委员深知,只有实现源头维护,才能从根本上实现有效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也正因如此,在全国政协这一平台上,他们始终在努力。 

  ◆委员建言破解去产能中的人、钱两大难题 

  去产能中职工如何安置在去年全国两会上是总工会界委员们讨论的最热话题之一。今年,热度未减。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去产能必须安置好职工,中央财政专项奖补资金要及时拨付,地方和企业要落实相关资金与措施,确保分流职工就业有出路、生活有保障。我认为这非常好,建议在推进‘三去一降一补’中,切实维护好职工权益。”在小组讨论中,全总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陈荣书委员如此表示。记者采访中,多位总工会界委员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开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张文学委员说,“今年是去产能攻坚之年,职工安置的任务更重。”

  据发改委、工信部透露,今年去产能除了钢铁、煤炭之外还会扩大,有一些产能利用率低、过剩产能比较严重的领域也会纳入去产能范畴,像有色金属、船舶制造、炼化、建材和电力等行业或入围。这意味着,更多职工面临分流。

  3月1日,人社部发布消息称,去年化解钢铁煤炭过剩产能,涉及28个省份1905家企业,人社部安置了72.6万人。今年化解过剩产能大约需要安置职工50万人。

  职工分流安置,任重道远。记者了解到,人往哪儿去、钱从何处来,仍是化解过剩产能面临的两大难题。其中,职工的安置,不仅事关化解过剩产能的顺利推进,更事关职工切身利益和社会稳定。

  回应职工的关切,去年全国政协会上,总工会界向大会提交了界别提案《关于在化解产能过剩过程中做好职工安置与就业工作的提案》。有关方面高度关注,去年8月,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组织了在陕西、安徽、河北等地的调研,同年11月,总工会界也赴湖北开展了专题调研。

  相关调研结果显示,去年,推进化解过剩产能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各级政府高度关注职工安置情况,总体上安置职工情况平稳有序。但随着工作的深入,一些问题也开始显现。部分地方仍然面临着化解过剩产能资金压力大、冗员包袱沉重、分流职工再就业难等问题。

  人往哪里去?全国政协常委,全总原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徐振寰建议,一是为化解过剩产能重点企业设立职工转岗再就业培训专项资金,专款专用。对企业自行组织的培训,建议有关部门扩大培训补贴范围,提高补贴标准。对于职工自行参加培训,取得相关证书或认证的,也可给予补贴奖励。进一步落实自主创业税费减免、小额担保贷款等政策,鼓励分流职工创业。加大公益性岗位解困托底的力度,各地公益性岗位应有针对性地向化解过剩产能企业倾斜。二是做好职工及其家属的思想工作,帮助职工转变观念,破除部分职工特别是大型国企职工的“等靠要”思想,鼓励职工跨地区、跨行业领域就业。

  钱从哪里来?张文学委员建议,政府加大资金支持力度。一是对去产能任务重、富余人员和遗留问题多的企业给予一定倾斜政策,加大奖补资金支持力度。二是地方设立专项基金。要通过省级配套奖补资金、市县专项资金、企业自筹资金等多种渠道,筹集去产能专项资金。三是给予企业税费减免。四是给予企业信贷支持,对生产经营正常、产品有市场的企业加大支持力度。

  同时,委员们也一致认为,无论企业多困难,职工的合法权益不能缩水。 

  ◆精准扶贫,别落下城市困难职工

  “在帮助农村贫困人口脱贫、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同时,也别落下一个城市困难职工。”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工会界的两位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总工会原副主席罗茂乡和中国国防邮电工会原主席董秀彬都带来了与此相关的建议和提案。而这一建议也引起了众多委员的共鸣。

  关于城镇困难职工如何解困脱困的建议,罗茂乡委员几乎年年都提。这源于他了解到的现实情况:在农村7000万贫困人口脱贫的同时,城市还存在相当数量的困难职工也需要解困脱困。

  “当前帮助城市困难职工解困脱困的任务还很艰巨。”据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防邮电工会原主席董秀彬介绍,目前工会帮扶工作管理系统中尚有350万户困难职工需要各部门共同携手,帮助他们实现解困脱困的目标。

  在武钢科技创新部副部长袁伟霞委员看来,“目前不少城镇困难职工家庭虽已跨过最低生活保障线,但由于医疗、教育和基本生活等刚性支出较大,所以实际生活状况比农村一般贫困户和一些城镇低保户还要困难。”

  这一现状也引发了众多委员的关注,大家一致认为,城市困难职工群体能不能精准脱贫解困,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改革稳定发展大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绝不能让任何一个贫困群众掉队。

  “特别是在当前化解过剩产能、企业关停并转形势下,一部分职工面临转岗安置,很可能出现新的城市困难群体。”罗茂乡委员提醒道。

  而调查表明,收入低、因病致贫、教育致贫仍是职工家庭困难的主要原因。

  两会上,多位工会界委员呼吁,帮扶困难职工不只需要工会“发力”,应将城镇困难职工解困脱困纳入国家脱贫攻坚大局,同时充分整合调动社会资源,形成合力,为城市困难职工构建一张全方位的“保障网”。

  如何进一步提升精准“识”贫的准确度?董秀彬委员建议,建立困难职工数据交换和信息共享机制,各级政府部门、工会组织要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使工会与公安、住房、金融、税务、公积金管理等部门的数据交换与共享,为各级工会困难职工建档立卡工作提供信息比对的便利。

  罗茂乡委员也建议,建立健全城镇扶贫救助工作体系,将城镇困难职工解困脱困纳入国家脱贫攻坚大局,强化对城镇困难群体的基本生活保障,完善社会保险制度和救助制度,推动实现医保全覆盖,加强对城镇困难群体的就业创业扶持。

  “还要引导社会公益资源参与困难职工解困脱困。”董秀彬委员表示,各级政府部门、工会组织要探索搭建困难职工解困脱困需求与救助资源信息对接平台,实现困难职工的需求信息、政府相关部门的救助资源、社会组织的公益项目、社会各界的爱心捐赠和志愿服务的精准对接。

  全总原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李世明委员同时强调,“脱贫致富终究要靠困难职工的辛勤劳动来实现,必须要在激发困难职工内生动力上下功夫,帮助他们在政府、社会力量的帮助下通过自身努力实现脱困。”

  ◆持续聚焦2.82亿农民工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邱小平3月14日介绍,截至2016年末,全国农民工总量达到2.82亿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9亿人。

  在职工权益维护过程中,工会界委员更尤为关注其中数量正日益庞大的农民工群体。而在工会界委员中,来自重庆的力帆实业质量检验组组长邹先荣,就是一名来自一线的农民工。

  “不管是全国政协开会,还是外出调研,只要有机会,我就一定要为农民工发声。我代表的是这个群体,应当尽到这样的义务。”邹先荣委员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以来,邹先荣每年带来的提案都一定与农民工相关。而今年他带来的是关于调整农民工养老保险缴费年限的问题。

  “很多农民工无法做到在一个地方连续缴费15年,因此无法享受养老保险,我建议建立灵活的缴费年限,可以让更多农民工愿意缴纳养老保险,也让他们从而真正解除养老之忧。”邹先荣委员说。

  不只邹先荣委员,工会界多位委员都对农民工的权益问题给予持续关注。据了解,在本次两会上,工会界委员就带来了关于完善农民工大数据统计体系、解决建筑业农民工权益维护的突出问题、以及解决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问题等多份提案。

  由于目前,国家统计局每年发布上年度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是各部门政策参与的主要数据支撑。与此同时,教育部、公安部、住建部、卫计委等部门,全国总工会以及部分大专院校、研究机构也都有相关统计,但数据来源、标准、统计口径、内容设置和侧重各有不同,统计结果存在较大差别。

  “随着工业化、城市化的深入推进,农民工队伍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有必要对其概念进行清晰界定,并明确其数量和内部结构,只有这样才能有的放矢开展工作。”为此,李滨生委员建议,对农民工群体和农民工概念重新定义;科学合理明确相关数据来源;提高农民工统计数据效用。

  针对当前建筑业农民工面临着个税负担偏重、社保缴纳机制不健全、难以享受技能培训补贴等突出问题,住建部副部长易军委员建议,建立适宜农民工个税计缴的制度。按家庭年收入总额设定个税缴纳梯度,适度降低或减免个税。加快推进全国社保的一体化建设,消除地区间社保转移接续工作中的障碍;健全农民工工资和社保专用账户制度,使之成为唯一性识别标签,以利于跟踪监管。以建筑工地实名制管理为依托,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对于纳入建筑劳务用工实名制管理平台的农民工,在参加相关培训后可以申领相应补贴。

  “当前大批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仍面临诸多困难,主要表现在:户籍制度制约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受教育权利得不到保障;城市公办义务教育资源、经费紧缺,无法满足入学需求;农民工子弟学校发展滞后,教育质量得不到保障等。”对此,全国总工会原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倪健民委员呼吁,加快取消户籍限制和教育制度改革;明确责任主体,完善农民工子女教育管理体制;加大公立学校教育投入,充分利用公立学校资源,从而加快解决农民工随迁子女入学难问题,让他们早日享受平等受教育的机会。

  “农业转移劳动力依然压力较大,应该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原副部长杨志明委员把经过进城务工经商积累和历练的“五有”(有点资金、技术、营销渠道、办厂能力、乡土情感)返乡创业农民工称为“城归”。他介绍说,2016年约有200万“城归”,不少地方还出现了“城归”开着汽车回乡创业的景象。

  杨志明委员建议,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首先要集成优惠政策厚植“城归”,将国家扶持小微企业、农副产品就地加工、精准脱贫等优惠政策进行集成,形成集中释放政策含金量的磁场效应,推动“城归”创业。 其次,要开辟“城归”创业园区。针对“城归”办企业“三通一平”用地的难题,统建基础设施、集约利用土地,培育产业小集群,盘活各类园区闲置厂房等存量资 源,降低创业成本。此外,建立扶持“城归”专项贷款,将金融扶持“城归”创业落到实处。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一天下午的小组讨论已近尾声,总工会界别两个小组的召集人还在和组内委员们商量接下来的重点调研怎么安排:深入基层、深入职工、深入一线,积极参与多次全总与地方工会组织的专题调研和实地考察……带着对广大职工群众的深厚感情与强烈责任,一年又一年,他们将一份份有温度、有力度、有深度的提案提交大会,让职工群众感受到一个又一个“利好”。

  “要让职工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一年之计在于春,在这明媚春光里,让我们满怀期待、共同努力,撸起袖子加油干!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