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梦想中的山水
图文/吴剑http://www.workercn.cn2017-03-06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园林,是个多么令人向往的词藻。一念及这个词,自然就会联想到山水楼台、春花秋月、曲径幽廊、翁林高木、百鸟啾啾、小桥流水……就会联想到诗一样的情景、画一般的梦境。与宫殿、府邸、民宅等四平八稳的建筑群不同,园林是供拥有者游赏休憩、陶冶情怀的特殊建筑群落。中国古典园林,秉承了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那就是“天人合一”——人与自然融为一体;融入了中国文人士大夫的精神意趣和审美情操,那就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顿开尘外想,拟人画中行”;深受中国山水诗和山水画的影响,那是一种被人为再创造过的山水,是诗情画意般的山水,“梦想中的山水”。

  天人合一。中国古典园林的内在意蕴,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哲学的“天人合一”理念。所谓天人合一,在园林中的体现,就是山水林木花草与人造建筑融为一体。这里的“天”,是区别于人类社会的自然环境,“人”,则是人类居住憩赏的建筑物。与西方造园理念迥异的是,西方园林讲求人与自然的区分,园林建筑与花草树木,都被赋予太多的人为色彩,平面讲求规整的构图,建筑物本身也是追求规整与对称,即使是一颗树、一丛花,也要被人工剪裁成规整的形状,人为造成园林与自然的割裂与对立。中国古典园林,则追求顺任自然,让建筑物融入自然景象之中,依据自然的地势、地形、地貌,相地建屋,宜建亭则建亭,宜筑阁则筑阁,建筑物的开间体量形制,也要依据顺任自然的原则而作适应性的改变。融合于山水花木间的亭榭楼阁,与山水花木相互因借,互为补充,合二为一,做到“虽为人工,宛若天成”。这是中国古典园林追求的最高境界。

  诗画园林合一。中国古典园林的造园艺术,发展到明清,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阶段。这主要体现在江南一带如雨后春笋般营建出的私家花园。这个时期的私家园林,进一步艺术化,也就是更多地融入山水诗和山水画的意境与格调,实现了“诗画与园林的合一”。

  一首山水诗,绘出来就是一幅山水画,造出来就是一座园林;一幅山水画,写出来就是一首山水诗,造出来就是一座园林;同理,一座佳山秀水、亭台楼榭完美组合的园林,绘出来就是一幅山水画,写出来就是一首山水诗。园林中的山水,不是完全照搬自然界的山水林木花草,而是加入了人的艺术想象成分在里面,融合进了人的精神意趣和审美追求,暗合山水诗的意蕴,借取山水画的胜境,是虽为人工,宛若天成;是师法自然,高于自然;是梦想中的山水。更何况,园林建筑的彩画采用苏式彩画,彩画中的山水花鸟与真山真水相互呼应;园林建筑的楹联,或为骈四俪六的骈体,或为对仗工整的格律,以诗化的语言为特定的景象“点题”。诗、画、园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融合成高度统一的审美综合体。

  因借合一。园林,是梦想中的山水。然则“梦想中的山水”在变为现实时,也要得体适宜,符合山水花木的自然韵致,这在园林构建中是极为重要的原则。因此,在造园的过程中,首先要考虑到因应山形地势、水泽岸屿,顺任周遭环境,即使需要对山形地势、花草树木做必要的改造,也要以不破坏天然韵致为原则。清代皇家园林颐和园,乃因应瓮山(万寿山)和昆明湖的山势水岸而营造楼阁轩榭亭廊,这样就做到了因地制宜、“精而合宜”。

  其次,中国园林营造注重借助视觉所及的园外胜境,扩大园林的审美关照范围。明代造园家计成在《园冶》中说:“借景,园林之最要者。”他用诗化的语言描述了借景的画面:“萧寺可以卜邻,梵音到耳;远峰偏宜借景,秀色堪餐。紫气青霞,鹤声送来枕上;白苹红蓼,鸥盟同结矶边。”北京颐和园皇家园林,以远处的玉泉山和更远处的西山作为借景,就是借景的一个成功的范例。一峰凸起的玉泉山及山巅挺拔峭立的玉峰塔,连同青黛如屏的远峦,与颐和园万寿山、昆明湖融为一体,形成苍茫浩瀚、气象万千的景象。借景,按照计成的说法,包括:远借,邻借,仰借,俯借,应时而借。因借无由,触情俱是。景旷意远,景幽意深,景高意宏。借远景,则彰显“平远之美”;借高景,则凸显“高远之美”;借幽眇之景,则放大“深远之美”。“应时而借”,则春花秋月、夏柳冬雪、朝晖晚霞、翩翩雨燕、点点飞鸿,尽皆融入画图。即使是一孔空窗,也能将窗外之景借到眼前。

  中国古典园林的“天人合一”和“顺任自然”的理念,通过“因”与“借”,得到了最好的诠释和“放大”。

  情景合一。一树桃花,足以报来春暖;一塘残荷,足以映出秋凉;一叶芭蕉,最解得夜雨情愁;数点寒梅,愈显出雪中傲骨。移花莳木、掘土成池、叠石成峰、临溪架桥、沿河栽柳、结茅竹里的背后,是融入了造园者的情感因素在里面。王夫之《姜斋诗话》说情景,乃言到:景以情合,情以景生。园林中营造的诸般镜像,是与情、意相合的镜像,故此是区别于纯自然景物的意象和情境。说到园林物象的情景合一理念,不得不说到园林建筑物上的楹联和匾额。这些悬挂在建筑物内外的楹联和匾额,寥寥数语便道出该景观的人文内涵,不愧是这特定建筑意象的点睛之笔。如苏州拙政园见云楼郑板桥所题楹联:“来云归砚盒,栽梦入花心”,就是将憩赏者的梦想情怀与流云繁花相勾连,点出了见云楼一带情景暗合的独特人文意象。又如北京颐和园谐趣园水榭乾隆题写的楹联:“云移溪树侵书幌,风送岩泉润墨池”,则将风雅帝王的主观情思和意念,也就是诗琴书画之致,融入了有风、有云、有泉潭、有花木的胜景里。楹联的笔意,与山水花木、亭廊轩榭,共同营造出梦想中的山水意象和人间雅境。

  南唐后主李煜的那一首“虞美人”,很好地表现出了词人与山水楼台两相互动的情感状态: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今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春花秋月、小楼东风,雕栏玉砌、一江春水,与故国离人的哀伤情怀交织融合。又如晚唐诗人温庭筠的作品“更漏子”:星斗稀,钟鼓歇,帘外晓莺残月。兰露重,柳风斜,满庭堆落花。虚阁上,倚阑望,还似去年惆怅。春欲暮,思无穷,旧欢如梦中。所谓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这两首词,景中含情,情内有景;情景交织密不可分。很好地诠释了人与山水楼台、园林景观的情景交融与互动。中国古典园林营造的情景合一氛围,是放大园林人文内涵、宣泄游憩者悲喜情怀的绝佳气场。

  中国古典园林,可划分为皇家园林、寺庙宫观园林和私家园林三类。皇家园林,就是帝王家营造的园林。这类园林如北京颐和园、圆明园、静宜园、北海、紫禁城御花园,承德避暑山庄,因帝王可以调动一切资源为我所用,故此皇家园林一般都是占地广阔、建筑繁多、充分体现皇家特有的气派。不过,正由于皇家园林的不惜血本,往往会感觉到奢靡有余,而意蕴不足。这如北京颐和园夕佳楼院内,堆砌了过多的太湖石,给人以拥堵杂乱之感。寺庙宫观园林,因寺庙宫观多隐于深山密林,所以,寺庙宫观园林,往往就因山因水因林地而制宜,融入了所在的山水环境之中,是大山水中的小山水,大园林中的小园林。这如:北京西山大觉寺、贵阳黔灵山弘福寺、峨眉山万年寺、厦门南普陀寺……第三类,是私家园林。私家园林,多隐于闹市之中,面积不大,是士大夫居家颐养、娱情山水之地。这如苏州拙政园、留园、狮子林、沧浪亭,扬州个园、何园,绍兴沈园……

  文人营造的私家园林,最能体现中国古典园林的意趣与特征。这意趣,就是回归“自然”、与天地合;这特征,就是“小中见大”、“壶中天地”。先说前者。既然园林讲求“与天地合”,那么在营造园林时,就要最大限度地去除人工因素的痕迹,让堂轩楼宇融于山水花草之间;再说后者——“小中见大”。一座小园,占地不大,但通过造园者的奇思妙想,通过适当的“因应”与“凭借”,通过叠石理水、移花莳木的巧妙处理,达到“幽”“深”“远”“高”的园林艺术效果。这里面的门道很多,如:“境贵乎深,不曲不深也”,就是说要到达“壶中天地”也幽深的效果,就必须制造“曲”,通过营建曲径、曲桥、曲廊、曲洞……来人为地营造幽远深远、别有洞天的环境。又如:理水——规划园林水面。古人早就体会出“水令人远”的道理,故此在规划园林时,特别注重“理水”,通过水面的巧妙布置和甚合野趣的驳岸手法,达到拓展园区旷远意象的效果……这样的巧妙布置,在江南园林中比比皆是。

  总括言之,中国古典园林,是中国建筑的特殊形式,它属于建筑学的范畴。然则,中国古典园林的外延,又远远超出建筑的范畴,它是与山水花木等自然环境亲密融合的特殊建筑群落。从造园理念上看,它深受儒释道文化的交互影响,回归自然、顺任自然、天人合一、乐山乐水的梦想,在园林中,尤其是明清两代的园林中,得到了最充分的展现。园林,是人为营造出的梦想中的山水。

  而今,那些皇家园林、寺庙园林、私家园林,都已经成为了公共园林——公园,这使得普通百姓可以去园林中游憩玩赏,去领略中国园林文化的物化形态——梦想中的山水。无论是发怀古之幽思、品佳境之美奂,还是颐养身心、陶冶情怀,园林,都是绝好的去处。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