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话“鸡”
文/孙丽丽http://www.workercn.cn2017-02-16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鸡的本义是世世代代家养的鸟。

  鸡在我们生活中如影相随,鸡是人类最亲近的家禽。我曾养过两只鸡,我发现鸡也是有性格的,一只鸡胆小、懦弱,怕人;另一只个头大的鸡则爱欺负它,个头大的鸡一见我开门,就“咯咯”地跑过来,像是迎接,行为积极而主动。其实鸡同人一样,都是有个性的。

  我国古代特别重视鸡,称它为“五德之禽”。《韩诗外传》说,它头上有冠,是文德;足后有距能斗,是武德;敌在前敢拼,是勇德;有食物招呼同类,是仁德;守夜不失时,天时报晓,是信德。所以人们不但在过年时剪鸡窗花,而且也把新年首日定为鸡日。

  中国鸡文化源远流长,内涵丰富,我国甲骨文中就有“鸡”字,说明我国远在3000多年前就认识鸡。据考,晋董勋《答问礼俗》中说:正月初一为鸡日,正旦画鸡于门。魏晋时期,鸡成了门画中辟邪镇妖之物。

  鸡是一种不会飞的鸟类,属于卵生动物。古人非常重视养鸡。战国时,孟子说过,一家人养五只母鸡,两只母猪,老人们吃肉就不会发愁了。西汉时首创了人工孵卵法。据《河南府志》载:“祝鸡翁,居尸乡(今偃师县)北山下。养鸡百余年。鸡千余,皆有名字。暮栖树上,昼放之。欲引呼名,则依呼而至。卖鸡及子,得千万钱。”这位祝鸡翁可算是古代的养鸡专业户了。

  人们赋予鸡许多动听的名字,因鸡能报晓,《庄子·齐物》称鸡为“司晨”;僧房寺院的和尚食素,讳言鸡,称鸡为“钻篱菜”;鸡鸣叫时,声音清脆,隔窗也能听到,晋人宋处宗称为“窗禽”;唐武宗爱鸡,绘《十玩图》,封鸡为“长鸣都尉”。

  晋朝时,祖逖、刘琨是两个生性豪迈,胸襟开阔的青年人,平时他们同居一室,互相砥励,切磋学问,以便有机会为国效力。一天清晨,大地一片清冷寂静,这时突然响起一阵嘹亮的鸡鸣声。祖逖从梦中惊醒,把刘琨也叫醒说:你听,那鸡啼声多清脆悦耳,它引吭高歌,不正是要唤醒有为青年发愤图强吗?于是,两人披衣下床,来到院中,只感到阵阵寒意,颤栗得安不下心来读书,便取出剑来,在曙光将露前挥舞起来。只觉得越舞越有精神,越有力量,直至东方既白。这就是著名的“闻鸡起舞”的故事。

  以“鸡”为诗词主题为也很多。《诗经》:“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诒伊阻。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以君子,实劳我心。瞻彼日月,悠悠我思,道之去远,曷云能来。”因鸡而起兴,借鸡怀念故友。

  “丹鸡被华采,双距如锋芒,愿一扬炎威,会战此中唐。利爪探玉除,真目含火光。长翘掠风起,劲翮正敷张。轻举奋勾喙,电击复还翔。”三国刘桢《斗鸡》中,鸡在诗人的笔下妙笔生花,把鸡化为身披华采、真目含火的斗士。

  “三更灯火四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等。是借鸡励志发奋图强。而陶渊明归隐田园,借鸡声描写乡村田园生活的宁静安逸:“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如王维在《桃源行》一诗中写道:“居人共住武陵源,还从物外起田园,月明松下房栊静,日出云中鸡犬喧。”也是写田园生活的美好,鸡是田园生活不可缺少的家禽。

  白居易的“小宅里闾接,疏篱鸡犬通。”有着清新淡雅的田园之咏;李廓的“长恨鸡鸣别时苦,不遣鸡栖近窗户”反映着战时夫妻离别的悲凉之歌。宋代大文豪苏轼,谪居黄州时,躬耕薄田,养鸡自乐,对晨昏为伴的鸡倾注一腔深情。他在《食雉》诗中写道:“雄雉曳修屋,惊飞向日斜。空中纷格斗,彩羽落如花。喧呼勇不顾,投网谁复嗟。百钱得一双,新味时所佳。”鸡给了诗人愉悦和欢乐,让清寂的生活充满了生机。

  齐白石老人91岁高龄画了一幅题名为《全家福》的画,画面上就是公鸡和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寓意全家老小都“吉利”,谐“全家福”。农民过年喜欢贴公鸡报晓的剪纸或年画,也都是为了讨个吉祥如意。

  鸡与“吉”谐音,于是,鸡与吉相联。鸡是家禽类中惟一纳入生肖属相的动物。鸡是平凡卑微的,却一直默默对人类奉献着自己。读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