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抗美援朝铁道兵老战士的经历
文/张军华http://www.workercn.cn2016-12-12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在朝鲜抢修、抢建铁路、桥梁,使铁路运力比战争初期提高了7.5倍,保障了“钢铁运输线”的畅通无阻。铁道兵有1136名官兵英勇牺牲,2881名官兵负伤,涌现出了杨连弟等一大批英模人物,1.21万人立功获奖。 

  美国空军发言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在差不多一年来,美国、南非、澳大利亚和其他盟国飞机一直在轰炸共产党的运输系统,但北朝鲜仍有火车在行驶。”“坦率地讲,我们认为他们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建筑铁路的人。”

  漫漫从军路

  1932年7月,父亲张达春出生在江苏省丹阳的一户贫苦农民家庭,父母在他11岁时,先后离开了人世。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木匠活以维持生计。20岁那年,也就是1953年1月的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他人生的命运。那一天,父亲和几个伙伴去珥陵镇农会玩耍,正赶上部队来招兵,支援抗美援朝前线,招兵的部队干部号召全镇人“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父亲于是报了名,参加了中国人民志愿军。

  报名后,父亲及江苏丹阳地区的上百名同伴,被分到铁道兵一师二团四连,随同全国各地的热血男儿,来到与朝鲜仅一江之隔的丹东市。一天夜里(白天不能过江,怕被美军飞机发现),新战士们从丹东乘坐闷罐车跨过鸭绿江大桥,进入到朝鲜境内,投入到抗美援朝战火之中。父亲他们由于是南方兵不知道北方有多冷,这些新兵穿的都是很薄的棉衣,戴着很薄的帽子。父亲说一会功夫,下巴上就会冻出一个长长的冰柱。

  入朝第一天,他们团就赶上了敌人飞机的轰炸,刚入伍的新兵们没见过这场面,吓得不知所措,班长立刻就大喊让大家就近爬下,有在土坡下的,有在附近山洞里的,飞机扔下的炸弹炸起的石头就像下雨一样从天而降,有很多战士被埋在土里,飞机过后,各班就开始清点人数,寻找失踪的战友。初到战场的士兵就有牺牲的,这让父亲他们真切地感到战争的残酷,也让他们懂得了在今后的抢修任务中,如何应对敌机的轰炸。

  父亲所在的二团,主要负责抢修被炸毁的铁路线及桥梁,由于不是在前线作战,他们的主要工具就是铁锹(挖路基)、箩筐(放石头)、扁担(挑重物)。每个班只配备两把枪,是用于站岗放哨时用的。他们冒着敌机的狂轰滥炸抢修铁路和桥梁,抢修常常需要勇敢和智慧。敌机来了,也只有就地躲避一下,等敌机丢完炸弹,立即爬起来又进行抢修。在敌机轰炸下,铁路线被炸得一塌糊涂。一个重磅炸弹落下来,弹坑深达10多米,炸弹爆炸的气浪,把人和枕木掀起10多米高,经常有战友牺牲。每次轰炸过后,总要先抢救伤员,把牺牲了的战友遗体背出来后再进行抢修。烈士都是就地安葬。父亲说,他们有一次从一段线路转移至另一个线路抢修时,看到路边的树上挂满了棉花,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问了班长,班长说这是前面的一个排在抢修铁路时遭到敌人轰炸,炸弹正好扔在在整个排的正中,全排战士全部牺牲,棉絮是战士们衣服内的棉花。

  一边是美军飞机拼命地炸,一边是铁道兵战士拼命地抢修,天上地下就这么较着劲。每次抢修完一段铁路,班里的老战士及同来的新战士都会休息一下,班长会就此机会布置一些抢修前的准备工作,父亲是个有心人,用心记着每个细节,比如如何将木头连接在一起,做成排状,以备抢修桥梁时使用,如何将枕木之间的连接更结实……班长不在时,父亲就主动带着班里的战士将这些工作做了,班里的老战士起先还不相信父亲会做,可当干起来后,才知道这个新兵真不简单,班长回来往往会很吃惊地问,这是谁做的,班里的战士会很高兴的说是张达春带他们干的。一段时间后,班长将此事通报给了连里,连里又通报到团里,团里派了宣传干事来班里查阅日常记录,发现父亲每个项目都是第一个完成,从此他这个新兵成了团里的“知名人物”。就这样,父亲与他的战友们一直转战在各条需要抢修的铁路及桥梁线路上……,对于飞机的轰炸他们已经不再害怕,而是巧妙地躲避。危险的时候父亲抢着上,有时敌机来了他也不躲,怕耽误了抢修任务,由于父亲的突出表现,团里给他申请了三等功奖章。

  此时,全国已经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支援抗美援朝运动,捐款买飞机买高射炮,对付美军的飞机。全国人民给志愿军送来了荷包、布鞋等物品,父亲至今还保留着他领到的荷包,荷包上绣着“献给最可爱的人”。志愿军发起的第五次战役胜利后,至开城的铁路抢修完毕。父亲清楚地记得:1953年7月27日10时,交战双方签订了停战协议。1953年11月,父亲随同他所在的志愿军铁道兵部队,趁夜色回到了祖国。

  与铁道兵文工团的情缘

  朝鲜停战协议签署后,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兵部队也陆续撤回国内,立即投入到新中国的铁路建设中来。

  父亲回国后到了铁道兵二师,来到了陕西宝鸡一带修建营房,他被分到了木工组。因他早年学过木工,在陕西修了近半年的营房,又被抽调至福建,为修建鹰厦线做营房的修建工作。此时的父亲早已入党成为班长了,在鹰厦线即将开工时,父亲被调至江西军教营,担任教员。让他当教员主要是给学员进行实物讲解,他们是从朝鲜战场下来的老兵,配合理论老师给学员们上课会更生动易学。

  父亲从小没识过几个字,为了当好这个教员,借来字典,抓紧分秒时间背拼音字母,仅仅用了一周的时间将汉语拼音学会。军教营于1957年解散,父亲本要去铁道兵11师4连任连长,结果阴差阳错,在去11师前他去军教营师部找老战友,正赶上他们有一个技术难题要解决,父亲就被留下了。

  1958年,全军开展技术创新比赛,有个让炮弹开花的节目就是父亲与技术人员设计成的,他利用他学过的木工技术,将很多钢管连接在一起,又制作很多连接小片,将他们固定在一起,通过人在后面控制,就能将闭合的一个炮弹展现出开花状,师长看到后兴奋不已,将此项目报至全军,参加在北京一月的展览。在展览期间,父亲又为一个叫“放卫星”的节目设计了道具,这又得到了师首长的表扬。在展览即将结束时,铁道兵文工团团长来展览中心,寻找一位会设计道具、思想觉悟好的同志,父亲就成了首选人才。于是,父亲调入了铁道兵文工团,定居在北京。在铁道兵文工团工作期间,下部队演出是常有的事(当时铁路都是铁道兵在修),危险也是常有的事,有多少条铁路线,铁道兵文工团就要到这些地方去给战士们演出、鼓劲。铁路沿线至今还立着很多铁道兵战士的墓碑。在文工团期间,舞台道具父亲设计了很多很多,成为了舞台高级技师。

  如今的父亲虚岁已经85岁了,在朝鲜战场荣获的三等功奖章及纪念章,以及后方人民送给志愿军战士的荷包,父亲都珍藏着,时不时还要拿出来看看,自然地就会回忆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