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运铎带领“四四七厂”实习生到苏联学习的故事
http://www.workercn.cn2015-12-01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新中国成立后,包头钢铁基地建设拉开序幕。我国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1953—1957),苏联援华重点项目为“156”项基础工业设施建设,内蒙古第二机械制造厂(原国营四四七厂,现为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北重集团”)就是其中之一。吴运铎从苏联治病回来,到塞外包头担任四四七厂副厂长兼总工程师。为了尽快将厂建好,快出产品,1955年8月,工厂先后选派107名工程技术人员去苏联的克拉斯诺雅尔斯克、弗洛斯洛夫兵工厂学习57高炮生产技术。带队就是吴运铎。

  他每天上午跟辅导教师学习有关高炮理论,下午去工厂里学习,同时又学习机械制造和无线电两门课程。紧张的学习,搞得他手忙脚乱,身不由己。怎么办?长期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哪门课程也学不好。他想,三四十年代,自己在煤矿当机电工人和在兵工厂搞科研工作时,对机械制造的书看得多,实践也多,还是比较熟悉的,但对无线电这门知识一窍不通。与其说这两门课一起学习,不如先主攻一门无线电课。吴云铎深知孟子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因此,他把这个想法跟辅导教师说了,教师不解地说:“运铎,不管怎么学,最后每门课程你都是要参加考试的。”吴运铎自信而有把握地说:“考吧,机械制造课没有问题”。

  那时候,吴运铎想的是,机械制造专业是一门比较老的专业,自己有一些基础,但在兵器科研领域要想有所突破,必须学习新的先进知识,学习苏联当时在世界处于领先地位的高射武器设计和制造技术。苏联的武器已采用雷达跟踪系统,技术是先进的。吴运铎明知选择这条路会有许多困难,却还是主动给自己加码。结果证明,他不仅无线电技术学习得很好,而且机械制造技术课考试也得了5分的优异成绩。苏联的讲课老师都非常满意,并夸赞地说:“你是位非常优秀的人才。自信、求实,是你的个性;严谨、勤奋,是你的治学之道。”

  学好语言,增进了解

  吴运铎这次来苏联学习,除了圆用科学知识武装自己更好地为党的事业贡献力量的梦想外,还要负责四四七厂107名实习学员的学习和生活,他常对实习生们讲:“我们在国外一定要学习好俄语,这样才能更好地与苏联同志交流,也才能学好技术,更不会因为语言障碍发生误会和笑话。”

  出国时只有两个翻译,一个是吴运铎的翻译。吴运铎的俄语也讲得很好,因为他去苏联治过病,学习过一个时期的俄语。另一名翻译需要配合三四十人的工作。当时,实习生分布在许多车间,同苏方同志交流,全靠自己的俄语水平了。如果俄语口语不标准,难免会发生一些误会和笑料。

  有一回,一位同志去商店买了一袋牙膏。第二天早上,一边刷牙一边说:“外国的东西和我们什么都不一样,这是什么味啊?”

  翻译过来问:“你买得什么呀?”

  “是牙膏。”

  翻译笑着说:“这哪里是牙膏,分明是鞋油。”

  在场的同志都捧腹大笑起来。

  还有一回,实习生们的俄语老师上课时,他让一名实习生站起来回答问题,实习生回答不出。他又让另一个学员回答,也没有答出。老师说:“算了,你们两口子坐下吧。”班上的学员们都笑了。他们:“你们笑什么?”

  武忠田(学成归国后曾任四四七厂十二分厂厂长)说:“中文两口子的意思是指夫妻俩。这里应该说成两个人。”老师听了也笑了,忙说对不起。

  吴运铎同志告诫学员们:“这都是些生活中的小误会,今后注意就是了。如果在政治方面,说错了,那就会犯错误。”因此,吴运铎同志对学员们的学习要求特别严,学习时间也抓得非常紧,在他的教诲下,学员们的俄语水平提高很快,语言交际的能力很快达到了熟练的程度。

  学好专业技术,为国防事业做贡献

  吴运铎对学员们说,我们能够代表国防战线许多工友出国学习,很不容易。我们应该感到骄傲,也感到责任重大。在国内经济还处于困难时期,花这么多钱(每月500卢布,约合当时人民币250元)送我们出来,为了什么呢?不就是更快地发展和巩固我们的国防事业,提高捍卫国家领土的能力,我们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要努力钻研本职业务,刻苦学习有关知识,尽快掌握核心技术,将来为为祖国的火炮生产做出贡献,回报国家。

  按照吴运铎的要求,大家争分夺秒地学习,人人勤学好问,个个争当先进。他率先严格要求自己,和学员们一起白天在车间实习,晚间在宿舍整理笔记,常常学到深夜12点多才肯休息。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苏联老师的辛勤培育下,在每个实习生的努力下,学员们的考试成绩都获得满分5分,吴运铎的电气技术也收获了5分的优异成绩。

  要做一个爱国者

  在苏联学习期间,武忠田曾与吴运铎在一个工厂学习,同住一起同一张桌子吃饭近一年的时间。武忠田深受吴运铎的关怀和教诲,受益匪浅。

  在苏期间,吴运铎经常给学员讲:“我们在国内是个普通公民,出国后就不是代表你个人,而是代表中国,代表中国共产党,代表中国人民,我们的一言一行要表现出中国人民的尊严和对苏联人民的友谊。”同时,也不能对我们国家不友好的人示弱,要敢于公开辩解和斗争。

  吴运铎讲了他在苏联治病时期的一个小故事。有一天,他在伏尔加河上乘坐小游艇游览莫斯科风光。这时,一艘游船靠近他的游艇。船上一位苏联小伙子随口便问吴运铎同志:“你是哪里人?”

  “我是中国人!”吴运铎理直气壮地回答。

  小伙子却嬉皮笑脸地并用手比划着说:“你们中国女人都是小脚。”

  吴运铎问他:“你去过中国吗?”

  “没有。”

  吴运铎对他说:“你说的那是旧中国封建社会的事情。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中国妇女得到解放,男女平等,不存在小脚的事。”

  小伙子不相信这是事实,便和吴运铎争执起来。吴运铎对这位无理取闹的小子极为愤慨,一怒之下将那小子一脚踹下小船,小伙子会游泳一会儿爬上船。这时,船长走来问明事由,围拢过来的人们纷纷说明情况。船长劝解道:“是年轻人的不对,希望大家相互谅解,相互尊重。”

  要做中苏友谊的使者

  20世纪50年代苏联政府和苏联人民对中国人民十分友好。吴运铎这一学习团队在苏联期间没有任何障碍,有什么困难苏方都尽力帮助解决。武忠田由于刚到苏联不了解异国的礼节,不时也闹出一些笑话,犯一些失礼的错误。

  有一天,吴运铎把武忠田叫到办公室说:“你是不是对苏联同志不友好?”

  武忠田不知所措地回答:“没有呀。”

  “你好好想一想,人家苏方的同志由车间反映到我这里了。”

  武忠田一听说实习厂车间的同志说的,就想到那天中午发生在车间的一件事。

  武忠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那天中午,也是我到车间学习的第三天,吃过午饭我直接到了车间,总想利用休息时间研究一下图纸。突然,迎面来了三位苏联女青年,上来就要拥抱我,亲吻我。我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当时我吓了一跳,撒腿就跑……”

  吴运铎笑着说:“那是苏联同志的一种礼节,同我们的握手一样,是友好的表示。同志之间吻两腮,长辈对晚辈吻脑门,只有情人才接吻。因为你不知礼就会闹出失礼的笑话,要学习异国他乡的人情礼仪,才不会再犯错误。”吴厂长的谆谆告诫令武忠田至今难忘。

  参观少先队夏令营

  在克拉斯若亚尔斯克城50公里的地方,由当地共青团组织建了一座少先队夏令营。这里环境优美,有山有水,有树有花,还有各种活动场所、会议厅、教室等,成为当地少年儿童和青年人活动的地方,每10天左右就轮换培训一批。

  1956年盛夏,第一批少先队夏令营开营仪式邀请吴运铎同志和中方实习生参加。开营仪式上,少先队员还为吴运铎等同志佩戴了红领巾,并赠送了《戈格尔诗集》。吴运铎赠送了对方“丝织西湖风景画”,还为夏令营题了词。

  夏令营组织者邀请吴运铎作了报告,他讲解了中国儿童的过去和现在,讲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儿童们过上了美好生活,还讲了中国历史上青少年成名的故事,并真诚邀请苏联青年和少年儿童到中国看看。

  吴运铎还表示:愿意当两国青少年建立友好关系的使者。有的青少年当场给中国青少年写了信,拜托吴运铎同志带回中国。

  参观苏联集体农庄

  1955年至1956年期间,是苏联与中国政府和人民最友好的时期。四四七厂的技术人员在苏联学习时期,吴运铎为了当好中苏两国人民友好使者,在两国人民之间架起一座传播友好的桥梁,曾多次教导学员们:“我们不但要学好技术,还要多了解苏联人员的工作与生活情况,到处多看看。”

  吴运铎联系苏联的集体农庄,带领学员参观了解集体农庄的生产与农民的生活情况。

  学员们一大早出发,一个多小时后到达离克拉斯若亚尔斯克城100公里的红旗农庄,受到农场员工的夹道欢迎。其中,还有5位中国同志。他们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初到苏联的,参加过苏联卫国战争,后转业到农场工作。汉语说得不标准,对新中国的了解甚少,称毛主席为“毛皇帝”。

  吴运铎应邀在会上讲话,介绍中国在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领导下,经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现在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情况。然后,进行实地参观。农场已实现了播种与收割全部机械化。当参观到西红柿地时,发现他们的柿子很小,经过介绍得知是米秋林实验的新品种。吴运铎同志和我们说,看来不光是我们向他们学习,他们也得向我们学习,我们的西红柿比他们的大多了。农场负责任招待学员吃了午饭。饭后,吴运铎和学员们与5位中国籍的同志进行了交流。

  参观正在建设中的水库

  克拉斯若亚尔斯克城正在叶尼赛河上建设一座水力发电站。吴运铎向厂方提出参观的要求,苏方愉快地接受了。水电站的负责同志向学员们介绍了建设情况,并向吴运铎说:“中国长江、黄河水资源丰富,将来也可以建设很多电站。”在场的学员们感觉到他们的话很有道理。参观后,吴运铎要求大家一定要勤奋学习,奋发图强学好本领,为祖国的建设发挥出应有的能力。

  中国是一个资源大国,将来一定能建设比苏联还大还要好的水库。吴运铎的期望现在早已变成现实,如今的三峡水电站、葛洲坝电站、刘家峡电站等一大批水力发电站建成,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事业和人民的生产与生活,提供了可靠的动力支撑。

  敢于直面政治话题

  在苏共二十大会议上,赫鲁晓夫做了一个反斯大林的报告。有一天,苏联伏洛希洛夫厂党委给中国的实习生党员传达了苏共二十大的精神和关于斯大林错误的通报。在厂党委书记讲完后,吴运铎站起来说:“按理讲,我们不应该过问苏联党和政府的事务,但斯大林同志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领袖,我们不得不过问一下,是否给我们一些有关材料,我们想了解苏联卫国战争时期喊领袖斯大林同志万岁,怎么一夜之间他成了反革命,请问能给我们一个满意的回答吗?”

  党委书记说:“我答复不了,我可以向我的上级反映你们的要求。”

  会后,吴运铎告诉学员们:“不要同苏方的同志讲斯大林的事情。”几天后,吴运铎与我们又讲:“不要再说苏共二十大的事情,大家好好学习,争取尽快回国。一切按照党和毛主席的指示办,绝不能随便讲话。”

  朱德总司令接见吴运铎与全体实习生

  195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访苏参加苏共二十大,会议期间,朱德到克拉斯若亚尔斯克城访问,在尤洛斯洛工厂参观并接见了全体实习生。前一天晚上,接到领导的通知,明天上午朱总司令接见全体实习生。吴运铎等107名同志激动万分,一夜没有入睡。第二天早上5点钟,学员们早早坐上去往火车站的汽车,迎候朱总司令。大家在车站翘首以盼等了3个小时,8时许,学员们接到通知:大约10点左右朱总司令一行到达工厂,大家很快站成两队赶往厂区门口。这时,苏方的礼仪队已在厂门口排列整齐,见到中方的实习生立即立正敬礼。

  吴运铎上前说:“我们是来接客人的。”

  10点钟,朱总司令到达工厂,军乐声、欢呼声和掌声,汇成了欢乐的海洋,欢迎朱总司令的光临。在参观中,陪同人员告诉元帅:“吴运铎同志也在这里学习。”朱总司令听后,便去看望吴运铎,并接见了全体实习生。当时陪同人员都是部级以上的领导,说明吴运铎在全国人民心中的位置。朱总司令听取了吴运铎的汇报,当总司令得知学员们在苏联学习、生活中,受到了苏联同志无微不至的关怀,学员们与苏联同志建立了友好互助的良好关系时,非常高兴。临走时,朱总司令对吴运铎说:“你们一定要抓紧时间,好好向苏联同志学习,把技术学到手,尽快回到祖国,为建设我们的国防出力。”吴运铎站起来,向总司令表示:“我们一定按照总司令的指示办,学好技术,报效祖国!”

  要做遵守纪律的模范

  吴运铎要求学员,必须严格遵守实习生守则。纪律是我们和苏联人民搞好团结,是我们按时完成学习任务的保证。绝不能任意行动。有什么问题按组织关系反应,不能随意乱讲。当时,学员们都很年轻,武忠田同志才19岁,是实习生中最年轻的一个。

  有一天吃完晚饭后,武忠田与翻译在路边散步,迎面走来一位苏联同志,见到中国的同志就说:“我是一个退伍军人,少将军衔,见到你们中国朋友十分高兴。我去过中国的哈尔滨,咱们是近邻,最好的朋友,请你们去我家做客。”

  武忠田和翻译看出他喝了不少酒,就再三推辞。但对方一个劲地邀请,盛情难拒,只好到他家做客。

  刚坐下,他就取出菜和酒要跟我们一起喝,为了不失礼节,武忠田和翻译只好与他共饮。家里的酒喝完了,他让夫人拿上自己的优待证去买酒。商店已经关门,他就拿出酒精同水配合起来喝,直到喝得不省人事睡着了,小武和翻译才脱身。

  时间已是晚上11点多了。刚回到宾馆,吴运铎见到了小武就问:“你们去哪里了?为何这么晚才回来?”

  小武说明了情况后,吴运铎同志还是狠狠地批评了他们:“你们的行动给工厂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也违反了实习生9点必须回到房间的守则,不管有任何理由必须做检查。”

  原来他们没有按时回归,保卫人员发现两名实习生不见了,就到处寻找。事后,吴运铎还向苏联保卫人员道歉,并感谢对学员们的关心。

  吴运铎同志给苏联朋友作报告

  吴运铎所著的《把一切献给党》一书在原苏联出版发行后,受到干部与公民的一致好评。他那激人奋进的业绩和无私奉献精神,深深感染着广大读者。于是,他被经常受邀给苏方人士作报告。报告的内容主要有三点:(1)中国人民在三座大山压迫下,受苦受难的经过;(2)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抛头颅洒热血,艰苦奋斗,前赴后继,解放全中国的经历;(3)解放后在苏联党和人民的帮助下,建设祖国的情况。

  吴运铎在苏联期间,只要有大型活动,苏方一定邀请他出席,并在主席台前就坐。克拉斯若亚尔斯克城庆祝“五一劳动节”,吴运铎在观礼台上,并安排学员们打上横幅,在走过观礼台时一定要步伐整齐、精神饱满。苏方的领导看到中国的实习生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过观礼台时,挥手致意,热烈欢迎,并与坐在身旁的吴运铎说:“中国人有纪律、好样的!”

  吴运铎的文化程度虽然只有小学四年级,但他写文章,讲话很有水平,出口成章,挥笔成文,写字也很快。武忠田同志亲眼见到《把一切献给党》在苏联出版前,苏联翻译请他写序,他当时即兴书写。正可谓“一挥而就,一气呵成”,不一会儿三张纸就写满了。翻译问:“需要修改吗?”他说:“不用了,就这样出版吧。”

  永远和党保持一致

  1963年,中苏两党基于对国际共产主义的看法和认识上的不同,对斯大林同志评价的差异,两国两党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两党开展了大论战。苏方撤回了在中国援建的全部专家,四四七厂的工程技术人员也都回国,科研和生产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就在此时,吴运铎第二次回到包头的四四七厂,并召集部分在苏的实习生进行座谈。会上,吴运铎讲了当时国际和国内形势,并询问实习生近期有谁和苏联老师通过信。最后,他强调:大家不要通信了,现在的形势不同,不要再讲过去的事情了,绝不能因言语不慎,造成政治上的不良影响。我们要集中精力进行产品研发,把学到的知识和技能用在火炮生产上,为祖国的国防建设贡献智慧和力量!至于两党两国的关系问题,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做一名忠于党、忠于人民,奉献祖国建设事业的先进工作者。

  北重集团工会宣教部供稿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