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时期天津电业工人的反抗斗争
http://www.workercn.cn2015-12-01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1935年华北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华北,在大直沽和大王庄之间建起“天津发电所”,总装机容量30000千瓦,1938年3月1日完工发电,是当时华北最大的电厂。

  日本侵略者对“天津发电所”实行法西斯统治,疯狂摧残和蹂躏工人,电厂内戒备森严,围墙上的电网日夜通着高压电,全副武装的日本兵昼夜巡逻,工人们出入厂要向日本哨兵鞠躬,接受无理的搜身。生活在日本侵略者铁蹄下的电业工人,生活更加贫困,更加悲惨,许多工人在下班后还得去拉人力胶皮三轮车、打零活、码头扛活维持生活。日本侵略者为了扩大侵华战争的需要,不但掠夺我国各种资源,而且对粮食控制的特别紧,大米是军需物资,如果老百姓吃了大米,就是死罪,工人们以山芋干、杂合面、豆饼等来充饥,吃了上顿没下顿。日本侵略者任意打骂工人,不把工人当人看。工人李宪岭给日本人干活,递搬子稍不合适,日本人二话不说,拿起搬子回手就向李宪岭头上砸去。一个除灰工干活不顺日本人的心,日本人抄起铁棍就毒打工人,甚至有的工人被日本人的刺刀刺死。例如:有一个从农村招来的临时工(名子不详,非固定工人,人名册无案可查),清理水蓖室沉淀池,因休息时吸烟,被巡逻的日本兵发现,不容分说就将这个农民临时工用刺刀活活地挑死,最后扔到海河里,惨不忍睹,漂浮而去,工人观后,敢怒而不敢言,否则就要遭同样下场。工人们整日提心吊胆,战战兢兢,不知何时招来杀身大祸,进厂酷似进了人间地狱。

  面对凶残的日本侵略者和惨无人道的“强化治安”,天津发电所的工人毫不屈服,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以磨洋工、浪费原材料、“偷”器材、毁设备的方式,同敌人展开斗争,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的气焰,显示出中华民族不甘欺辱的英雄气概。

  日本侵略者残暴的统治,没有征服不甘心当亡国奴的电厂工人,反而使复仇的怒火越烧越旺,工人们为了生活和破坏日本人的生产,变着法的“偷”厂里的器材,大到几十斤重的紫铜,小到一两瓶透平油,从一个人“偷”发展到合伙“偷”,从“偷”零星的材料到“偷”生产运行设备,“偷”成了工人们反抗日本侵略者的一种斗争形式,它直接地破坏了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发电生产。

  锅炉工人李宪岭、谢连元机警躲过了虎视耽耽的日本监工,用了四个晚上,把一条备用电缆上的铅皮全剥下来,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出厂外。有一次日本侵略者刚刚运来两吨崭新的四楞铁,可是一夜之间就无影无踪了。修配厂成了工人们的“地下工厂”,每到中午日本监工回家吃饭,工人们纷纷聚集在这里,放哨的放哨,加工的加工,把能“偷”的能卖的铁棍、铜板,截割成可以携带的小块块,为方便出厂做好准备。工人通过“偷”,不仅多多少少的添补了每个人的生活,更主要是破坏了电厂发电生产。据老工人回忆,有些物资最后辗转到了解放区兵工厂,八路军战士的武器中就有用工人“偷”的金属材料制造出来的。

  利用双手所掌握的技术,巧妙地与日本侵略者斗争,也是“天津发电所”工人们斗争的形式之一。技术条件要求高,是电厂生产的主要特点。大家几乎形成了这样一个习惯,进厂前先远远地看看烟筒冒不冒烟,如果不冒烟扭头就走,宁可在外边打一天短工,也不愿为日本人卖力抢修机器,这种斗争方式使日本侵略者伤透了脑筋。有一次一台锅炉检修后点火升压,当负荷带到一万千瓦时锅炉负荷就是上不去,日本领班和厂长急得抓耳挠腮,没有办法,可是蹲在一旁的工人马玉有却心中有数,在检修中他看出给水泵有毛病,负荷上不去就“卡”在这里,他不言不语,心想“让你们着急去吧,谁叫你们日本人不把中国工人当人看”。

  全体怠工,反抗压迫。1944年春天,日本侵略者强行扣除天津发电所工人应发的面粉,激起全厂工人的反抗怒潮,工人们同日寇进行了一场有组织的怠工斗争。一天清早,在通往天津发电所的必经道路上,都设有负责通知怠工斗争的工人,把来上班的工人都分别派往大王庄、大直沽、李善人花园(现为人民公园)等地集中,等候上班的通知,维护班的没有上班,上白班的没来上班。怠工斗争刚开始,日本侵略者不以为然,好像工人离开他们就要饿死一样。八小时又过去了,上中班的工人也不见来接班,连班的工人故意逼迫日本厂长乔本说:“再没人接班我们可要走啦”。乔本又气又急,如热锅上的蚂蚁,若把这些工人都开除了,很难找到这么多技术熟练的工人,这样耗下去,又影响发电。他们被迫同工人代表谈判,并假惺惺地答应工人先上班,以后每人发一袋面粉,工人们不答应,要求先发面粉后上班。日本人无奈,只好用汽车拉来面粉发给工人,怠工斗争才告结束。在工人阶级团结斗争的强大压力下,日本资本家不得不每月给工人加了半袋面粉。

  电工北厂工人,团结一致,展开斗争。在比商电灯房的西侧有个电工车间,1944年日本人接管比商电灯房以后更名为“电工北厂”,主要承担送配电线路维修等工作。在这里的电业工人也同样不满日寇的统治和剥削,他们团结一致,开展斗争,也留下了不少感人的斗争史实。旧社会的电业工人,多数是破产农民和城市贫民,在电工北厂干过铁炉匠的工人焦云章,曾被比商除名,经穷哥们的帮助、掩护,更名叫焦登运,20世纪40年代初又返回了电工北厂。日本统治时期,他的老家大城县已是解放区,家乡不断有人来津住在焦登运的家里,表面是来做买卖,实际是搞党的地下工作。其中焦登运的表弟来的次数最多,经常在家里和焦登运谈一些抗日救国,实现共产主义等革命道理。焦在其表弟的不断启发下,于1945年春天,在大城县老家参加了共产党,返津后积极开展工作,为解放区购买药品,在工人中宣传党的政策、解放区见闻以及共产党开展革命斗争的道理,在工人群众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为革命孕育了许多有生力量。

  日本侵略者为了加紧生产军用物资,组装了一辆抢修车,一旦电器设备出现故障,停电出了事故,可立即去抢修。电工北厂的工人们为了破坏电力生产,偷偷的把抢修车零件拆得零乱不堪,一旦发生紧急事故时,抢修车根本开不出去,弄得他们狼狈不堪,无可奈何。在日本侵略者统治时期,由于战争频繁,矿物油来源奇缺,变压器、油开关内,便以食用油代替。工人们采取“统统加油”作为一种斗争手段,加进去的食用豆油,工人们再从变压器、油开关内放出来,既可以用于工人们家中食用,又破坏了供电设备的绝缘性。工人们把存在厂内的整桶豆油弄出厂外,齐心协力同日本侵略者开展斗争,团结得像个拳头,搅得日本侵略者坐卧不安。

  1944年,电工北厂的3名工人,地下党员焦玉润、张振禄、乔云清先后三次完成了上级党组织交给的破坏日本侵略者电力生产的任务。第一次,对西站的变压器放油,使变压器内部无油,绝缘破坏而烧损,使得日本侵略者把持的火车站、酒精厂、面粉厂、电线厂等重要供电部门都停了电。第二次,是对北站外水产前街的变压器,也采用放油烧坏变压器的办法,造成停电事故,使日本兵营、装甲车兵营、橡胶厂、体育场、北宁花园等处断了电。第三次,是对天纬路变压器放油,造成五千伏安两台单项变压器烧毁,使日本兵营、中山公园、军用仓库等重要供电负荷断了电。    电工北厂工人、地下党员的破坏活动,使日本侵略者大伤脑筋,妄图以检验指纹的方法追查“破坏者”,但工人们相互协作,运用集体智慧,用涂抹、复制假指纹暗中保护地下党员,气得日本侵略者无计可施。

  天津市总工会研究室编辑整理

  百年企业故事

  题记

  经查阅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第一部《厂史》,中国的保尔·柯察金—吴运铎1956年2月至1957年11月期间,担任四四七厂(现为内蒙古北方重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北重集团”)第一任总工程师兼副厂长,1955年8月至1957年2月,带队赴苏联学习。这一段鲜为人知的特殊经历,为北重集团培养了首批科研、技能、生产、管理人才,为北重集团成为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骨干成员单位奠定了坚实的人才根基。同时,他把艰苦奋斗、自强自立、奋发图强的巨大精神财富留给了北重集团。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