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杭州早期工运几个“最”
文/王建中http://www.workercn.cn2015-06-19来源:中工网-《工会信息》
分享到:更多

  杭州最早的工会组织

  杭州工人经过五四运动的洗礼和进步思想的影响,自身队伍不断壮大,部分先进工人开始意识到:工人们只有团结,才能改变自己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

  当时的印刷工人在工人队伍中文化程度相对较高,又能够经常接触进步的宣传品和先进知识分子,这使得他们较早地接受新思想、新文化。1920年七、八月间,杭州印刷工人在进步知识分子的帮助下组建了浙江印刷公司工作互助会 (简称互助会),这就是杭州最早的工会组织,同时也是全国第一批出现的现代工会组织,共有会员70余人,由倪忧天任总干事长,徐梅坤任宣传股长,田恺任总务股长,陈豪谦任社交股长。在互助会的成立大会上,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和杭州各报馆都派代表前来祝贺。会上,通过了《浙江印刷公司工作互助会草章》,按照“互助会”章程组成一个“评议会”,作为“互助会”的民主领导机构,负责“互助会”的经常性工作,除重大问题需请工人列席旁听外,其他事情都由“评议会”研究办理。

  现代研究表明,“互助会”这种形式具有现代工会的明显特点,它打破了旧式行会按地域、籍贯、宗派形成的格局,除该公司资本家、高级职员不能参加互助会组织外,工人不分长幼,都可在自愿的基础上参加。从形成的《草章》可以看出,互助会具有明确的政治目标和完善的组织机构。

  “互助会”成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了限制资本家无节制的剥削,向资方提出,把原来工人生产所采取的“包工分工制”改变为“包工统工制”,这一提议立即得到广大工人的拥护。资本家开始不明就里,同意了这一提议。结果新制度一实行,既减轻了劳动强度,又提高了大多数工人的工资。工人用不着无限度地加班加点,组织意识与民主意识也从中得到了加强。

  最早的杭州工运刊物

  在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的帮助下,1920年12月,“互助会”创办了工人自己的刊物《曲江工潮》,这是浙江省第一份工人自己的刊物,而且也是当时全国最早的工人刊物之一。办刊宗旨是:革新旧工业,研究新技术,图谋工界福利,增进工人知识。刊物每月出两期,每期20页左右,印刷100余份,与各报社、学校交换。《曲江工潮》大胆地举起工人解放的旗帜,用鲜明的观点表明自己的立场,用通俗的语言向工人宣传必须彻底打碎这无情世界的道理,启发工人的阶级觉悟。这在当时杭州诸多介绍新思潮、传播社会主义的刊物中独树一帜,从而引起社会的广泛注意。刊物第三号上发表的《仇敌和恩人》、《劳动和文明》、《工人教育的目的》等文章较能说明刊物的倾向。《仇敌和恩人》一文指出,广大劳动者被认为是社会上最卑贱的人,为了摆脱饥寒交迫的困境,劳动者不得不求助于资本家,为资本家当牛马,受其残酷剥削,以求暂时维持生活,这使劳动者误把资本家看成是“救命之神”和“恩人”。文章大声疾呼:“资本家不是你们的恩人,而是你们最大的仇人,工人们只有团结起来进行斗争,才能改善自己的境遇”。在《劳动和文明》一文中,作者用深入浅出的文笔向工人说明世界上的文明和财富是劳动者创造的,但许多“文明”的蛀虫还要轻视劳动者,奴役劳动者,使劳动者过着非人的生活,劳动者应尽快摆脱这种处境,寻找自己的快乐。倪忧天撰写的《工人解放的先决条件》一文,明确指出:要谋得工人的解放,首先要打倒工头,因为工头是资本家“借刀杀人”的凶恶奴才,并往往为了自己的饭碗,百般奉承资本家,残酷地欺压工人,和工人站在敌对的立场上。

  “互助会”的活动,引起了资本家的敌视。1921年11月,印刷公司的经理乘互助会骨干不在之际,挑起事端,无故殴打排字工人,由此引起工人的罢工抗议。罢工第二天,资方联络军警,强行解散互助会,开除互助会的骨干和积极分子,致使他们流落到外地或外厂。《曲江工潮》和工人业余补习学校也因此而停办,“杭州工人协会”被扼杀于摇篮之中。

  “互助会”经过近一年半的活动和斗争,其领导人倪忧天、徐梅坤等人得到了锻炼,印刷工人也因此成为以后杭州工人运动的骨干力量。《曲江工潮》创办者之一、早期中共党员倪忧天作为杭州工人代表,曾赴莫斯科出席远东各国共产党和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见到了仰慕已久的世界无产者领袖列宁,并亲聆他作的开幕词和政治报告。

  最早的杭州工人业余学校和工人俱乐部

  “互助会”成立后也开办过工人补习夜校,规模较小,只有20余名工人参加学习。到了1922年10月,杭州共产党小组成员沈干城,说服了工人出身、有进步意识的机修厂厂长,在闸口铁路机厂创办了工人自修学校。参加学习的大都是青年工人和学徒工。沈干城亲自担任语文教员,并动员钳工周新生、陈天民、王绍昌担任数学、英语教员,在夜校中培养了一批工人运动骨干。1923年3月初,共产党员倪忧天邀请武林、弘文印刷厂和《全浙公报》的排字工人郑卓吾、沈传福等人成立“杭州印刷俱乐部”。以“联络感情、增加知识、促进道德、完善人格”为宗旨,很快发展到150余名会员。俱乐部还设有“新文化报贩卖部”,出售《向导》、《中国青年》等进步刊物。1925年7月,沈干城领导闸口铁路机厂工人在原工人俱乐部的基础上建立工会,参加人数有200多名,占全厂职工的50%。工人们利用晚上时间学习文化、论时事、排演戏剧,影响较大,工人的阶级意识也逐渐增强。同年8月,医专学生、杭州共青团特支工农部负责人童志沂与杭州虎林公司工人胡焕文、冯树裳等人以庆成绸厂、纬成公司工人为主组成了杭州机织总工会。参加工会的有来自17家工厂的 2000余名男工人,分成若干个工会小组活动。不少当年参加过工人自修学校学习和俱乐部活动的工人后来更是由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保存]     [全文浏览]     [ ]     [打印]     [关闭]     [我要留言]     [推荐朋友]     [返回首页]
右侧

中 工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